qx0LZ6P qx0LZ6P
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东荒之路之第二章(2)

作者:丁台 来源:17K小说网

封易对待戚若涵的态度素来温和,这一次却截然相反,堂弟封泽有些奇怪,“易堂兄,这可不像你往日的作风。”

封易轻描淡写笑道:“五娘今日的举止浮躁了些,若是冲撞了哪位贵人,我又不在跟前及时护着,她吃了亏可怎么办。”

谈话间,封易一行便入了席。

男席与女席位置靠近,有一道浅溪缓缓从中间流过,再象征性隔了轻薄的帷幔。但男子女子都能透过帷幔隐约打量到对面的场景。

但凡有人说话高声了些,对面的人都能听见。

赏花宴不过是个聚会宴饮的名头,主要还是为帝都里适龄的男子女子提供一个相互认识、展示自己的平台。稍微寒暄一番,宁荣大长公主那边便命人给女席送上几盆海棠,提议诸位贵女以海棠为命题赋诗。

至于诸位权贵公子,就随意聊着天,等着为贵女作的诗投票,选出其中最佳的三首。

从封易那里回来后,戚若涵就有些神情恍惚,不过封易说话声不大,没什么人听到,她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自然没太多人注意到她的失态。

“堂姐,封易哥哥对你说了什么?”戚若思好奇道。

戚若涵紧了紧手指,随意说了两句话把戚若思打发了。

明明前几日相见时封易对她的态度还十分温和,今日怎么一见面就训斥起她了?

听他刚刚的说辞,难道封易是喜欢那种一言一行都像从模板里刻出来的古板女子?

戚若涵有些不屑地暗自哼了哼。

没恍惚太久,海棠花就被下人端上来了,戚若涵深吸口气调整自己的思绪,等着接下来自己的惊艳四座。

春天赏花无非就是以那几个物象作诗,她身为穿越女,虽然不会制作肥皂玻璃这些工艺,但背几首诗的技能还是有的。

到时候封易看到了她做的诗,定然也会被她惊艳到吧。

大长公主府的侍女鱼贯而入,为诸位贵女奉上墨宝。

戚若涵在现代的时候学过一段时间的毛笔字,再加上原身留下的记忆,也写得一手好字了。她提笔,故作思考一番,便落笔写下一首《春日宴咏白海棠》。

很快,戚若涵便搁笔,轻轻将纸张放到一旁晾干。

戚若思那边还在苦思冥想,就见戚若涵已经提笔写就,她凑头过来,细读一番,捂着嘴发出一声惊叹,“堂姐这首诗写得真好。”

感慨一句,戚若思就坐直继续去构思自己的诗歌了。

一刻钟很快过去,公主府的侍女上前收走一众东西,而诸位贵女所做的诗歌则被公主府的人重新撰写一番,送去给对面的公子投票。

封家在帝都这权贵聚集之地也算名门,封易的坐席十分靠前,他很快就被分到了几首。

封易虽不会写诗,但被家族培养多年,品鉴诗歌的能力还是有的。他手上这几首诗写得都还可以,但很显然这种水平绝不是女主会选的。

认真翻看完,在其中还不错的一首诗上划下一横投票,封易正转身将手中的纸张递给旁边的人,就听到他下方席位的男子发出一声惊叹,“这首诗做得实在是巧妙。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以梨花、梅花为衬托,将海棠之美展现得淋漓尽致。”

封易偏头看了一眼对方——翰林院掌院家的公子李轩,原著里爱慕女主的男配之一。

李轩在纸张右下角划了一横,表示自己投了票,动作轻柔地把它递来给封易。

封易随手展开,通读完整首诗,唇角微扬。

《春日宴咏白海棠》

半卷湘帘半掩门,碾冰为土玉为盆。

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

月窟仙人缝缟袂,秋闺怨女拭啼痕。

娇羞默默同谁诉,倦倚西风夜已昏。

这首诗若是他没记错,应当是《红楼梦》中潇湘妃子所做,现在倒好,直接被女主剽窃来用了。

这女主的智商,有点意思啊。

封易同样在纸张右下角画了一横,然后递给了另一个人。

不意外,《春日宴咏白海棠》这首诗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一些人还小声交谈猜测起能做出这一首诗的女子当是何人。

大概两刻钟过去,前三的诗歌终于被评选出来,《春日宴咏白海棠》这首诗毫不意外地以满票拿下了魁首。

“接下来该公布做出这首诗的贵女身份了吧。”封泽摇了摇手中折扇,感兴趣道。

封易笑了笑,突然略扬起声音,“在公布这首诗之前,易有一个疑问想要询问做出这首诗的贵女。”

打脸嘛,女主现在名义上还是他的未婚妻,要打脸自然得在没公布名字之前打。

大长公主府那边的人将封易的话传去给大长公主,片刻后大管事跑回来道:“公子请说。”

“易入席前曾瞥见过大长公主府备着的几盆海棠,记得其中并无白海棠。这首咏白海棠的诗虽是上上佳作,但和今日的宴会并不太沾边吧。而且湘帘、西风、夜昏这几个意象又该作何解?”

抄诗容易,但抄诗之前还能把诗的背景、意象等全都了解得一清二楚,这就十分困难了。更何况大长公主府的海棠并无白色,女主留下的漏洞太大了些。

封易出版过好几本悬疑小说,本人有些逻辑强迫症。面对这样处处是破绽的女主,如果不戳穿她,实在是对他心理的强大挑战。

大管事听完封易的疑问,行了一礼便往女席走去,对着女席众人行了一礼道:“诸位小姐,得票最高的三首诗已经被评选出来。”大管事将三首诗的名字复述出来。

戚若涵脸上已经洋溢起了笑容,果然头筹是她的。刚刚她隐约能听到男席有不少人都在惊叹某一首诗写得出众,想来就是她写的这一首了。

“得票最高的《春日宴咏白海棠》,不知是哪位小姐所作?”大管事问道。

戚若涵矜持而温柔笑道:“是我。”

顿时,女席这里有低低私语声响起。

大管事转过身面向戚若涵,问道:“这位小姐,有一位公子称您所作的诗乃上上佳作,但他对这首诗存在一些不解,希望小姐能为他解惑。”

嗯。

嗯?

戚若涵脸上笑容一僵,这种宴会不是只要作诗就好了嘛,为什么还要负责帮忙解惑。

戚若涵勉强维持着脸上的笑道:“不知那位郎君有何疑惑?”

大管事再行一礼,复述道:“那位郎君说,今日宴会呈上来的海棠并无白海棠,不知小姐为何会选择白海棠作为意象作诗。而且那位郎君有些好奇,湘帘、西风、夜昏这几个意象该作何解?”

白海棠……

戚若涵直到此时方才正眼去看之前那几个盆栽,一看之下险些吐出血来,果然,那几个盆栽里的海棠开得艳丽绚烂,但为了喜庆,选的都是颜色艳丽的海棠。

她手心里渗出汗来,故作从容道:“只因我平日比较喜欢白海棠,作诗的时候就下意识选了白海棠来吟咏,当时想着都为海棠应当无碍……”

戚若涵也不是个见过大场面的人,话说得有些磕绊,“那位公子实在心细了些。”

“噗呲。”

好几个女子用帕子捂着嘴偷笑起来,这理由用得实在是有些妙啊。

戚若涵耳朵发烫,她努力使自己稳下来,但还是感觉到一阵心烦意乱。

“至于那三个意象,是联想到我昨日在家中的场景。”

大管事察觉到戚若涵的失态,哪里还敢细问,行了一礼就退下了。戚若涵坐下来,只感觉今日好像有人专门克她一样。

她来到古代已经有大半个月了,一直都是顺风顺水的,活得十分惬意,今日竟然连着栽了两个跟头。

姚甜伸手捻了块桃花酥放入嘴里,咽下一口后,对着大长公主府的人笑道:“戚家小姐的诗夺得魁首,是否也该公布出来让我们众人品读欣赏一番?”

听戚若涵刚刚的回话,明眼人都能猜出来她这首诗背后有猫腻。姚甜现在这么说,就是在明晃晃打脸了。

戚若涵银牙一咬,但她心计也深,知道这时候闹出什么事情难看的还是她,顿时低下头装作没事发生的样子。

小郡主的诗作被戚若涵压了一头,屈居第二。若是对方真有真材实料的她也就服了,现在这明显有猫腻,以她的身份地位还用忍吗。

原著中一直与戚若涵姐妹相称的小郡主现在直接开嘲起对方了。

小郡主直接命人将戚若涵的诗作呈上来,伸手抖开,瞥了两眼,嗤笑道:“娇羞默默同谁诉,倦倚西风夜已昏。戚姑娘这倒有些像闺怨诗,怎么,你刚刚不是去见封郎了吗,竟灵光一闪写下了这么一首诗?”

嗤笑一声,小郡主把诗作随手扔回到下人手里。

戚若涵的答案实在太过勉强,大管事尽力将戚若涵的答案修饰一番,前去回复封易。

封易心中一乐,他就知道这穿越女主稳不住,后面能当上皇后都不知道是作者开了多厚的女主光环。面上他依旧维持着良好风度,点头道:“原来如此,麻烦了。”

李轩就坐在封易旁边,自然把大管事的回禀听得一清二楚,眉心不由暗暗蹙起——即使是以他不问世事的性情,也都品出了其中一些猫腻。

席上一些人原本还好奇那首诗是哪位贵女所做,听完大管事的回禀也都失了兴致。

不久宴会结束,封易离开的时候恰好和戚若涵、戚若思两人碰上。

戚若思年纪尚幼,只有十二岁,但也能察觉到当时宴席上的尴尬气氛,所以一直到退席,她都低着头走着。直到瞥到封易的身影,戚若思才眼前一亮,“堂姐,是封易哥哥他们。”

戚若涵早就看到封易了,她咬了咬唇,想起封易刚刚的态度,一时之间竟有些不敢上前。

他是给女主造成了很大的心理阴影吗?啧,看来女主这段时间太顺风顺水了。

封易心下感慨,往戚若涵两人走去,面上含笑道:“五娘,八娘,你们今日在宴席上感觉如何?与诸位贵女相处可融洽?”

戚若涵低下头,眼眶微红,“易哥哥,我并无大碍。”

封易好像没看出来戚若涵神色的异样,给出了非常标准的直男答案,“那便好,天色已不早了,两位妹妹还是早些回府比较好。”

听到封易这个答案,戚若涵整个人都不好了。她微微张嘴还没能说些什么,封易已经挥一挥衣袖潇洒离开。

延伸阅读

穿越从灵魂摆渡开始在线阅读青家隐秘  http://www.tzkongtiao.cn/uz79.shtml
官道上,青云和施英豪正坐在马车里往北城飞驰而去,青云闭着眼睛,脑中一直在回想着和叶家

挽刀断水敬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tzkongtiao.cn/y5vd.shtml
第二十五章引君入瓮约定一个月后汇合的时间刚刚过去一半,调查还是没有丝毫进展,林晨和朱

向往的生活:封门扎纸匠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tzkongtiao.cn/gufe.shtml
“宿主使用储备咒术消耗能量2点!异种能量注入,能量单位:2点……”系统的机械声瞬间在

兽人之悠闲小日子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tzkongtiao.cn/afw6.shtml
“叮咚咚~”电话铃声忽然响起,在寂静的房间里显得异常的刺耳,屏幕亮起,上面显示出“张

极品晓菜茑在线阅读跨火盆去霉气  http://www.tzkongtiao.cn/seab.shtml
风雪我就奇怪了,你身上这么多伤。怎么现在一下子,全都好了。陈雪这时疑惑的对风雪问道聪

深处有什么Ⅱ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tzkongtiao.cn/b6q7.shtml
第二天一早,东黎鸢便起了床,跑到楚临渊的房间猛敲房门,直把他敲得衣衫不整面露凶相地开

(韩娱)恰好遇见之三杰  http://www.tzkongtiao.cn/62wo.shtml
十年通天峰,后山。。。通天峰中,树木繁多,且后山极少清理,故总是布满野草野花,通常一

DC宇宙之漫威氪金系统在线阅读泽法的考验(6/5求收藏!)  http://www.tzkongtiao.cn/bztb.shtml
求一波素质三连!——————————加入海军的目的,就是为了修习海军六式和霸气这两样

蒙尘曲之初始精灵  http://www.tzkongtiao.cn/xjv1.shtml
宠物小精灵世界是一个由宠物小精灵和人类共同组成的世界,而这个世界由联盟进行掌控。这个

被召唤后拯救世界之第五章(5)  http://www.tzkongtiao.cn/xuqt.shtml
“晏公子…你就是这般谢我的?”“我…我…谁叫你离我这么近,我又不要你疗伤。”晏虚白这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玄幻都市之打脸系统在线阅读第4节

    齐君慕这次算是心病,来的急不算凶险但好的也慢。这些天,朝中各项事务皆由左右丞相同六部共同处理。齐君慕即位后,老左相苏默便以年迈为由上折子告老还乡,他准许了,如今他舅舅林萧官拜左相。沈念的折子是林萧站在榻前念给他听的,折子上很多事林萧这些朝中重臣都可以商量着处理。但沈念不同,他的折子在朝中引起很大争议

  • (我英)怪物骑士之高门女下嫁成谜

    郦雪松在工部任员外郎,原配夫人早亡,家中一女二子。长女跟长子都是原配所生,次子却是庶出,那妾比他的原配夫人更薄命,生产当日就身故。坊间于是有传言,说是郦大人克妻。郦家并非世家大族,在人才济济卧虎藏龙的长安,毫无根基的郦雪松就像是茫茫大海中的一滴水般不引人注目,他每天按部就班地去工部当差,领着稀薄的薪

  • 普吉岛的盛世恋歌第2章在线阅读

    随着一阵沉郁的钟声传来,下课时间到了。叶风终于回到了教室,耷拉着脑袋悻悻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教室里顿发一片如山的哄笑。望着此情此景,叶风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又看了一眼台上威严的晏吟珠,知道接下来此人又将放出大招,自己怕是又没好果子吃了。只见晏吟珠走过来,秀眉微蹙,横声说道:“叶风,灵院的决定下来了,

  • 反派他病好了怎么办第一章在线阅读

    〖历2200年/——月/a.m.9:00/法国首都、巴黎〗XXXXX法国首都巴黎的火车站上,有两个人来到了这里,他们打扮奇诞、明显与周围来往的法国市民身上的穿着不尽大同,格外引人注目。不仅如此,他们本身的特征就足以引起别人的注意了。两人其中一个是身材高大俊美的男性,估摸着只有二十五岁上下,其身线几乎

  • (网王)珍珠月华第5章在线阅读

    第五章众人一听心中皆是一动,个个面色严肃的垂首而立。崔望天沉着声道“我年轻的时候欠过一个天大的人情!没有这人我早就没了命!也没有你们这些子子孙孙!她对于咱们整个崔家来说是大恩人!可是这么多年过去,我没她的音讯,也不知道她还在不在,过的好不好。最近总想着要见她一面。可时间过去太久了找不见人,所以把你们

  • 界之源起录之第七章(7)

    林茉浑身笼罩在漆黑的披风之下,手掌中提着一盏小小的油灯。那灯能照的范围也不远,导致林茉四周昏暗一片,使得她整个人也好似融入在黑暗中一样。嘉碧失魂落魄,忽而一阵子的不是滋味。她轻轻垂头,手掌蓦然攥紧了华美的蓬蓬裙。这套舞会礼服,是艾威利提前一个月定制。金莱恩定制店只接收一定身份贵族家族的委托,保持低产

  • 气扫万古在线阅读第9章

    “怎么说呢?!”黑色的眼睛闪闪发亮,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个**有很多需要挖掘的地方,但是我总不能什么都告诉你们吧!就好像玩**的时候对手打字说‘哎!对面的!小龙刷新了,快去打吧!’。那样就没意思了!”这话我一句都听不懂,什么小龙大龙的,听得我脑袋发胀。本来就什么都不懂,这会儿还给我灌输名词解释,我

  • 傅大佬的媳妇甜又野第三章在线阅读

    夜幕降临,一行人爬山累了,在山上的别墅上歇下了,准备一会吃饭。房间里,安妮坏笑着:“怎么样?”“什么怎么样?”安妮翻着白眼笑骂道:“装啊,你给我装住了,你们俩着卿卿我我的,大家可都看见了。”“别乱讲。”叶薇薇说“我乱不乱讲,你心中有数。”安妮走过来按着叶薇薇的肩膀,“我先下去了。”叶薇薇心里当然有数

  • 墨守游龙之宝蓝色裙纱

    小花亭中,少女坐在石桌前托着腮,睫毛却一颤不颤,明显在神游天外。“睨睨。”施慧如用手指轻轻敲响石桌,示意她回过神来。薛慕仪立刻端正坐好,可桌上的课本却还停在十分钟前讲的那一页。施慧如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她发现,自从睨睨把耳环送给自己后,她便时常表现得恹恹,连带着一向认真的法语课都经常走神。开始,施慧

  • 梦落清风文娱系统

    一支球队可不像一块地皮那样,买下来后扔在那不管不顾它也会蹭蹭蹭的往上涨。一家历史悠久,梯队成熟,管理完善的足球俱乐部,它的业务涉及面以及运作模式和一家市值上亿的大公司没多大区别。特别是08年的夏天,阿布扎比财团以2.1亿英镑的价格收购了蓝月亮曼城,在切尔西疯狂挥舞钞票的五年后,接管了金元大棒的旗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