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x0LZ6P qx0LZ6P
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日久见甜心之囚禁(10)

作者:猫尾茶 来源:晋江文学城

娘看到我时,巍颤颤的身子竟是晃了一晃,显得很激动,连声唤着:“玉儿……我的玉儿……”

她说着,已是老泪纵横。

慈母以心悲!

又有哪个母亲不念想疼爱自己的儿女呢?

我悲泣着扑入娘的跟前,娘一把将我揽入她怀里。

不知为何,她紧紧抱着我的手却忽然又惊慌着松开了去。

我微微一惊,抬头望去,只见娘满眼忧伤而又怯弱的神色正往爹望向。

爹负偶而立,又是一副颜家的主子。

我心头一冷,知道自己的一切好坏怕是都要取决于爹的脸色。

忽然听得几声亲热的叫唤:

“爹,你回来啦!”

“爹,你这些天去哪儿了,想死女儿了!”

“爹,你说带我去的,怎么又偷偷跑了?”

一声声娇唤,勾勒了短暂离别的思怀。

不用看,我便已知道是我的哥哥和姐妹们知道爹回来了,便赶过来问候。

只是看到我时,哥哥和姐姐也如同仆人们的反应一样,冷漠的将我忽略了过去。

就是往日与我关系最好的小妹也只胆怯的轻唤了一声:“二姐……”

我顿时明白,这是爹给我不肖的脸色。

在他心里,他也许从来都不曾原谅过我。

就是这次赎我回来,也并不是他想让我回家,而只是因为他的女儿是盗墓贼。

他丢不起这个人,也受不了这个罪。

所以他才会不惜花大价钱,宁愿忍受钱知府的勒索,也要把我从刀口下买了回来。

我一旦明白过来,立时悲心欲绝,只觉浑身如同坠入冰窟里一般。

场面是如何的尴尬和可笑,是如何的无情和冷酷。

哪怕一切因我而起,此时此刻,我忽然悲怆一笑,但却比哭还要可悲可怜!

我自觉再无意趣,咬紧牙关走到爹面前,从容的给他磕了三个头,说:“爹,我说过我不是你的女儿,你又何必把我带回来呢?如此惹得一家人都不高兴。我自知罪孽深重,也不配再呆在颜家,我这就去。今日磕了这三个头,感谢你又一次给了我这卑微低贱的生命!”

爹不知道如何一个神色,但他的呼吸明显地粗重了起来,他的衣摆在他愤怒下不停的抖动。

我茫若视而不见,又回到娘的身前,同样磕了三个头,说:“娘,感谢你多年来的养育之恩,你和爹的恩德,玉儿永生感念,磕完这三个头,不孝女儿就走!”

娘已哭出声来,痛心的悲呼着:“冤孽,冤孽啊……”

我站起身来,勉强支撑着死尸一般的身子,头也不回的往门外走去。

那一刻,风转流云,

遮挡了艳阳的晴天。

没落在竹林深处,

宛如那一壁轻烟,

舞动着岁月流连的笙歌,

可有你往生徘徊的身影?

若然你去得远了,

我将终无止点的追随,

哪怕苦生无望,

看似繁华落尽,

也须教寻求永生的梦蝶。

一道歌声忽然响起,小妹却幽幽唱起歌来。

这首歌是我以前教小妹唱的,也是前世的时候,杜三娘教我唱的。

那时小妹听了后,说,太伤感。

我当时怔了一怔,什么也没有说。

小妹说:“二姐,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我叹了口气,苦笑了一下,说:“小妹,你还小,你不懂的!”

小妹没有问,但后来她也学会了唱这首歌。

她的嗓音很好听,此刻唱出来,却充满了悲世的伤感。

我听得这首歌,停了一下脚步。

但仅仅是停了一下,便忍住内心要回头去看她一眼的冲动,继续往门外踏去。

娘的哭声在歌声下,更显得悲切和断肠。

大哥重重的叹了口气,带着微微一丝的责怨。

大姐更是低咕了一声:“早该去了的,何必来了让人心烦?”

我伤心至极,跌跌撞撞的咬紧牙关,硬是忍着没有落泪。

我心想。

说的也是,只要我远远的离开了,他们才会过得更好。

若不是我冒昧的回归,又岂会令他们宁静的生活却忽然掀起这般风生水起的波澜?

我想着心头刺痛,已觉生不如死。

就在这时,爹蓦地一声怒喝:“把她关进柴房里去!”

所有的人都愣了一愣,有些吃惊的望着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她走就走了,又怎么要把她关在家里呢?

难道还嫌她乱得不够?

爹又喝了一声:“你们都听不见吗?”

两名五大三粗的男仆回应过来,连忙上来毫不留情的架起我拖了就走。

我心沉如水,也没有挣扎,随着他们去。

两名男仆将我架着投进了柴房,所有的人都在一旁望着,谁也不敢吭声。

门又是“哐”的一声合拢,再加上一把大锁,坳黑坳黑的透着阴冷。

我趴在门后大叫着:“放我出去,干嘛把我关在这里?”

没有人理会我,每个人都装得象没有听见一样。

唯有小妹的歌声依旧。

“……哪怕苦生无望,看似繁华落尽,也须教寻求永生的梦蝶!”

歌声从窄小的窗户飘了进来,依然是显得那么荒凉和凄美。

大约是暮落西山的时候,天色渐渐暗淡了下来。

我知道。

任我如何的叫唤,只要爹不开口,是不会有人放我出去的。

哪怕我死了,爹没有开口,我尸体也将会在这里被忽视而腐烂。

我有些绝望了,便也不再叫喊。

柴房里堆着不少积年柴草,那种沉霉的稻草味直往我的鼻孔里钻,呛得我忍不住咳嗽起来。

咳了好一会,几乎把心肺都咳了出来,却让我想到了第一次盗墓的时候。

记得那次是跟阿三去盗一个前朝的墓,说是一个土老财的墓。

那墓筑得很深沉,墓内阴霉的味道实在冲人得很。

他们都若无其事,就我没有适应过来,弯下腰拼命的咳。

大雄呸了一声:“真没用!”

菩萨说:“是啊!这么点味都受不了,以后该怎么混?”

宝殿一直很少说话,他一说话就落人口实:“幺哥,咋就这么弱弱的叻?”

后来他们一直借这事儿说我弱的象个娘娘腔,我怕他们识穿我的女儿身份,也只好拼命的忍,努力的装着象他们一样粗放。

在他们来说,粗放的意思就是打开棺材一把探手下去,能把死人的骷髅头抓起来,说:“哈,好东西!”

所以就那一次,我抓了一个,那种恶心可怖的情形,令我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就差没吐出血来。

就这样我才慢慢的融洽于他们的团体,虽然彼此之间利益多于情谊,但这时想起来,不免还是多些想念和感伤。

也不知过了多久,天色渐渐黑了下来。

外面的乱草丛里不时传来一声声各种虫儿的鸣叫,此起彼伏,热烈的奏响大自然的交响乐,但显得纷乱而又张扬。

相反柴房内一片漆黑,竟似死人的坟墓一般,令我都不觉得自己究竟是在人间还是在地狱。

这种感觉比起在监狱里时候,更充满了压抑和不安。

我忽然想着。

若是就这么呆下去,不出三天,我一定会发疯的。

爹就这么关着我,他是想要怎样对待我呢?

毋庸置疑,他将我关在这里,只怕是再也不会放我出去了,免得让我在外败坏了他颜家的名声。

我越想越怕,这种恐惧远比被关在监牢里还要强烈。

幸好这时候,黑暗中忽然亮起了一片昏黄的灯光。

灯光是从门外透进来的,一盏“气死风灯”挂在了门边,灯光后一张苍老的脸透着门缝望了进来。

这是送饭的仆人。

他将饭碗从门洞里递了进来,无关痛痒的说了句:“吃饭吧!”

他是跟我说话么?

就算我受到爹的惩罚,怎么说我也是这个家的二小姐。

一个仆人都这般利势,也不知是人情淡漠,还是爹的yin威积盛,更或者是我活着太失败了吧?

我心酸不已,也更加悲哀起来。

仆人说完就起身走了,就连多看我一眼都没有。

灯还挂在门上,孤零零的在黑暗中挣扎。

也许它试图要以自身微弱的光明来照亮世界,可它终究过于弱小,始终无法逾越这片无边的黑暗。

可是它就算再微弱的光明,也同样可以照亮一片地方。

就像一个人,就算他的力量再弱小,也一定会有属于自己的光明。

我呆呆的想着,叹了口气。

第二天,仍然没有人来看我一眼,就好像这里昨天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一阵风,吹过就算了。

我叫唤了几次,可惜天地太大,他们仿佛都远在天边,谁也没有听到。

我很想去找爹问个清楚,想要怎样对待我,可以说出来,哪怕骂我打我,都可以。

但就这么关着我,不用三天,我一定会发疯的。

然后孤寂的死去,这不正是他想要的结果吗?

只有我死了,他们才会不用担心我去丢他们的脸。

也只有这样,他们才好安心的生活。

大哥的那一声叹息,多象啊。

完全象爹的作风。

我的心一痛,再也叫不出来了。

在这个家,我似乎已经就是一个多余的人了。

就如同当日我决绝的离开家一样,本来就是一个多余的人。

不是吗?

我靠在门板上,自嘲的笑了笑。

然后泪水不争气的又流淌起来。

耳畔这时又传来了小妹的歌声。

在早晨听来,意境却又与别时不同,清郁中带着一丝感召。

“那一刻,风转流云,遮挡了艳阳的晴天,没落在竹林深处,宛如那一壁轻烟……”

我心中感慨,不觉也跟着轻唱了起来:

“……舞动着岁月流连的笙歌,可有你往生徘徊的身影?若然你去得远了,我将终无止点的追随,哪怕苦生无望,看似繁华落尽,也须教寻求永生的梦蝶!”

三娘!三娘!

情到深处,我又想起三娘来,心中更是凄苦。

忽然,只听小妹在门外轻叫了一声:“二姐……”

我好久没听到这样一声亲切而热情的叫唤了,不觉心中一喜,连忙转过身去往门外张望。

只见小妹瘦弱的身影靠了近来,一张毫无血色的小脸落入眼帘。

她的脸竟然那样的苍白!

这是我回家后第一次仔细端详小妹的脸,心头立时涌出一股心疼。

我轻唤了一声:“小妹!”

小妹说:“你要吃饭,知道吗?”

她的话与老仆的话一个意思,但听来却格外亲切。

我心中感动。

终究也只有小妹才和我好,才会关心我。

我想着问她:“小妹,这些年你过得不好吗?脸色怎么都跟他们一样没有血色?”

一走进家门的时候,我就注意到,娘和哥哥姐姐们的脸色都白得吓人,就好像从来没有见过日光似的。

听到我的话,小妹脸色似乎变了一下,有些慌乱的脱离了门缝里的视线。

过了一会,她才若无其事的又转回来笑了笑,说道:“二姐,别担心我啦,倒是你要好好的,等有机会了,我就来陪你……”

她还没有说完,那边传来一声沉喝:“四妹,在那干嘛呢?”

是大哥的声音,生冷而又威严,将来爹的衣钵要靠他来继承,自然象爹的声势。

小妹噘着嘴说:“没干什么啦?唱唱歌儿呗!”

大哥责怨的说:“天天唱唱唱的什么,听来怪荒凉的,没事多陪着娘去,娘身体不好要多照顾。”

小妹无奈应了声:“嗯!”

她离去的时候,又轻轻咕咚了一句:“你懂什么?”

我爬到窗口上,窗口太高了,我也无法够到,只好凑近门缝往外看,一面叫:“大哥,大哥……”

大哥白着脸四处望了望,

好像没有听清楚一样,随后也移离了我的视线。

我知道他是在故意躲避,便也懒得叫了,坐在地上想着小妹的话,冷落的心中才微微泛起一片温情。

如此又过了六七天,除了小妹不时借唱歌来看看我外,其余的人根本不会来望我一眼。

我俨然觉得这首歌反倒成了我和小妹联络的信号,只要她一唱,就一定会挨近门边来和我说话。

幸好有小妹在,否则我相信自己可能早已疯掉,或者死了。

爹的这一着,确实够狠的。

哪怕我早已应该想到,一家人迟早会走到这一地步

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去恨他,有时觉得他很可怜,一个没有笑容的人,他又怎么会有快乐呢?

但有时我又觉得是自己对不起他,反而认为自己才真的可怜。

否则又怎么会弄到人人厌恶的地步?

但不管怎样,幸好有小妹的鼓励,令我不至于在苍凉无助孤独绝望中死去。

而是满怀希望的活着!

也许这就大大出乎爹的意外了吧?

这一天,小妹的歌声却没有唱起来,这倒令我有些意外,心中同时又有些担忧,难道是小妹病了或是有什么事情吗?

我坐卧不安的,不时的在门缝上往外观望,多么渴望小妹弱小的身子突然出现在我的视野里。

可是一直到中午,她始终都没有来。

外面一切显得很平静,井然有序的重新着一天的开始。

由此可见,家里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只有这样,我的心才稍稍宽了下来。

但就在这个时候,爹却突然意外的来了。

爹来看我,确实令我意外之极,我呆望着不禁有些不知所措。

爹的脸竟然也出奇的白,白得有些渗人。

这让我颇为疑惑。

我记得以前爹的脸虽冷厉,但饱满红润,而绝不是现在这样子的。

难道是因为我的不肖,这些年来竟使得一家人也没能安生?

想到小妹,还有大哥,我更为惊异,但我也没去多想,只是内心惶于歉疚。

爹望着我,脸色不再是那么阴沉冰冷,语气也稍微好了些。

他问我:“据说前些天,你在监狱里认识了一个人?”

我不知道爹的话是什么意思,便也不敢问,但心里不知为何却微生出一股失望。

他一来便问别人的事,显然在他心里,并不是真的在意我。

爹似乎没有注意到我的脸色变化,微微“咳”了一下,又说:“这个人叫墓神,对不对?”

我不觉一怔。

不明白爹突然问起墓神干什么?

延伸阅读

振戎润德珠宝加盟  http://www.olkartblekinge.com/g9uj.shtml
公司简介云南振戎润德集团成立于2010年,是振戎能源有限公司的控股公司,是中国先吃螃

光头老夏聚商流水加盟  http://www.olkartblekinge.com/g2sm.shtml
人生价值的投资项目快时间涨收入的流水平台神奇层层净化创业风险的增加收入模式亲爱的投资

章彩加盟  http://www.olkartblekinge.com/p4c2.shtml
章彩贴纸总部是一家集开发、设计、生产、销售于一体的生产金葱粉、金葱EVA,金葱纸,卷

新豪门加盟  http://www.olkartblekinge.com/yedx.shtml
新豪门瓷砖总部是抛光砖、抛釉砖、微晶石、仿古砖、木纹砖、厨卫转、布拉提抛光砖、彩虹玉

福坊珠宝加盟  http://www.olkartblekinge.com/u432.shtml
福坊珠宝怎么加盟,福坊珠宝加盟费及流程详情。福坊珠宝创建于北京,至今已有百多年历史,

特许经营加盟  http://www.olkartblekinge.com/nfwk.shtml
“中国特许经营同学会”是由中国政法大学特许经营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中国特许经营与连锁

潍坊加盟  http://www.olkartblekinge.com/pwgo.shtml
潍坊食品拥有赋予的进出口经营权。公司经营出口的商品主要有:蔬菜类、饲料类、水果类、干

鹤翔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olkartblekinge.com/nr3f.shtml
鹤翔汽车用品是生产、销售,汽车脚垫、汽车座垫、PVC颗粒、PE颗粒、各种塑料配件加工

宝泉加盟  http://www.olkartblekinge.com/pe5p.shtml
宝泉儿童玩具总部经销批发的拖鞋、贴画、沙画、胶画等义乌小商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

龙华陶瓷加盟  http://www.olkartblekinge.com/pnv6.shtml
景德镇龙华陶瓷工艺厂位于国内外的千年瓷都——江西景德镇市。景德镇制瓷历史悠久,文化底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漫:从鬼灭之刃开始在线阅读第一章

    我叫陈晨,万万没想到,我居然穿越了。此时我正坐在一辆通往某个郊区的巴士上,然而前一刻,我记得自己还在熬夜爆肝赶稿子,客户的截止日将至,我已经是第四天没睡觉在画商稿了。但不知不觉间,眼前一黑的我就从黑夜来到了阳光明媚的白天,还坐在一辆巴士上,并且身体的疲劳也完全消失,如果不是穿越,那我实在想不出什么科

  • [食戟]音乐之灵在线阅读第7节

    翌日。周启雪果然很早就兴奋地起床,拉着金露逛街了,她因为生病已经很少出门逛街了,但女人关于逛街可是本能。这才一进一家服装店,就看见店员殷勤地迎了上来,对象却不是周启雪,而是一旁的宁薇薇。“宁小姐,您来得刚好,我们店的新品才刚到,您需要看看吗?”店员大呼自己今天运气好。宁家宁薇薇小姐历来出手大方,不管

  • 检验科变奏曲之第五章(5)

    齐宁站在窗户处,观察着F栋。刚刚二楼的变化也是被他看在眼里。转过身,看着正在休息的肖萧。“肖萧。”“嗯?怎么了?”肖萧不解。“我记得你说你是这所学校的学生?”齐宁温柔的看着肖萧“那你对这两栋楼熟悉吗?”“嗯,这两栋楼都是属于我们系的教研楼。”肖萧带着询问的目光望向齐宁,想要了解齐宁刚刚在窗户边看到了

  • 查理九世之四王者第八章

    由于白羽和张婷私自进了监控室,并胡乱操作,导致不慎开启了梅梅家别墅的大部分机关,其中也包括关押丧尸的地窖。之前参与那一场Party的朋友们有十几位,这就意味着有十几只丧尸一瞬间从敞开的地窖中爬出来,疯狂进入猎食状态。不仅如此,别墅围墙的电网也被关掉了,刺耳的警铃声吸引了方圆数百米内游荡的丧尸,令它们

  • 灵棺碑立在线阅读竹屋相处

    第十章竹屋相处“来,雁儿,咱们吃饭!”段锦仪回到前厅,招呼雁儿吃饭。刚坐下,杨逍也慢悠悠的走了进来,手上拿着酒壶和酒杯。和段锦仪对视一眼,见段锦仪没搭理他,杨逍只好放下酒壶和酒杯,默默地坐在她们的旁边。杨逍看着桌上没有他碗筷的桌子,摸了摸鼻子,一阵无语:可真是记仇!忽然,杨逍从怀里拿出一双筷子,左手

  • 推棺第十章在线阅读

    现在林生算是发现了,凶手必定是吴家两兄妹其中一人!而王姨,很可能就是挥刀两个人其中的一个!那么问题来了,吴家两兄妹的杀人动机是什么?杀人,都讲究一个杀人动机。除了精神病或者疯子,没人会无缘无故的杀人!很明显,吴家两兄妹不是疯子或者精神病。那么他们为什么要杀人?就在林生沉思之时。手机铃声突然响起。知道

  • 天杀.在线阅读我一定要成为师兄这样的人

    “原来是搜集愿望值就可以抽神福!”方羽点了点头,作为地球时候看过很多小说的老司机,他瞬间就懂了。只是这个所谓的引导生命体产生意愿或者愿望,这个到底怎么个引导法,他一时有些不明白。可是没过多久,由于他杀神般的表现,很快就让他知道了,怎么个引导法。“快跑啊!这家伙不是人,我不想死啊!”“噗!我做鬼也不会

  • 重生之完美首富生涯之第八章(8)

    日复一日,仿佛一瞬而过似的,五年的光阴,就这么消逝无踪了。兜天宗,器房深处的一间地火室里,一个巨大的熔炉正缓缓地转动着,炽热的地火灼烧下,散发着惊人的热量,把整个房间变得有如烤炉一般。房间内,涂山薰盘膝而坐,将熔炉上的高温视若等闲,就这么直接把手掌贴炉壁上,仿佛体察着什么。突然,他的目光一凝,也不见

  • 东厂督主之权倾天下在线阅读第九章

    公孙羽看到众人吃惊的表情之后,洋洋得意的说道:“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分身术,《西游记》里面齐天大圣孙悟空的专属技能之一,怎么样,是不是很牛?”“其实修仙这种事,是完全可以按照科学来解释的。修真的原理,其实就是使用特定手段,也就是传说中的功法,将能量引导入**,对**内的线粒体进行强化,使其能够容纳更多的

  • 明日未晞(欧阳明日同人)第九章在线阅读

    第九章本喵火了?接了个坑喵的任务,楚云飞满腹牢骚!但是,系统完全不买账。本来很好的心情,突然间就像吃到了一只苍蝇,变得极度不爽!就算是跟两个女神同chuang,也兴-奋不起来了。日子还是得过不是吗,要不然就真的成了一条咸鱼了!大好机会,自然不能错过,晚上被迪莉热巴女神搂着,自然少不了一些小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