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x0LZ6P qx0LZ6P
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大案迷踪在线阅读第9章

作者:长春雪淞 来源:纵横中文网

冷不丁听他这样问,秦素鸢感到些微的心惊。

单是沐浅烟知道她和王瀚的关系,就已经让她吃惊的了。而现在,他又看出她心里有事……秦素鸢自认为自己早就修炼得喜怒不形于色,怎么还会被沐浅烟识破?

她怔了一怔,道:“王瀚并非我的未婚夫,只是我爹娘属意于他,有心想为我们定下这桩事。”

“那怎么不高兴了?”沐浅烟嘴角含笑,若有所思道,“是他对你说了什么不舒服的话吧。”

“嗯。”思及王瀚临走前所言,秦素鸢不免戚戚。

“素鸢。”沐浅烟忽然唤她。

他仍在笑,却瞧着多了几分正经。

他已洗尽了皂角,靠来浴池边,一手握住秦素鸢的手,与她一上一下四目相对。

“可不可以对本王说说,他都说了什么混账话?”

秦素鸢喃喃:“也并非混账话……”

“瞧你心里也难受,不妨说出来。还是说,你怕本王?”

他这么问的同时,身子前倾,手上加了点力度,紧握秦素鸢的手。他的热度对常人来说像是烫水,但对秦素鸢而言,却恰好是最适宜,他另一手在她手背上拍了拍,竟让她感受到一种被安抚的温暖。

心头对他的恐惧被冲淡了一些,秦素鸢说出口:“王瀚也没说什么,只是告诉我,如果我哪天被六哥扫地出门,没地方去了,他不会不管我,但也不会再娶我。也没什么,无非是对自己未来的妻子有些要求,不愿要不清不白的姑娘。”

沐浅烟轻笑一声,眸子处深如两潭静水,暗沉到底,幽幽道:“这可就是他的不是了,对自己的另一半有所期许,本是人之常情,但他明知道你现在的境地不好过,还要来雪上加霜。这样的人,骨子里最爱的始终是自己,做不到推己及人,不嫁也罢。”

秦素鸢苦笑:“我不怨他。”

沐浅烟说:“本王自然也不想看你被这么个人影响心情,不值得。而且,他似乎对本王的人品有所怀疑。你应了四哥的要求来本王这里,本就是委屈了你,本王又怎么可能把你扫地出门?”

秦素鸢垂眸,不知说什么。

沐浅烟笑了笑:“何况,你是本王的药。把你赶走了,本王不就没得治了。美人和冰块摆在面前,傻瓜也知道选哪个吧。”

他这么一说,反倒把秦素鸢逗笑了。

她这严谨的性子本是甚少发笑的,这会儿却翘了翘嘴角,眼眸染上些明快的颜色。

这个宁王,总是会做些让她没防备的事,说些她料不及的话。听着像是在挑逗她,不正经的很,但不得不承认,他是个通透的人。

或许,她以为自己藏住了心思,实则都被他旁观得一清二楚。

秦素鸢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对沐浅烟存有惧意了。

任何一个人,被另一个近乎陌生的人屡屡看穿内心,都会感到心惊,感到无所适从。

更别说她这种自以为固若金汤的人。

只是秦素鸢这会儿发觉,她似乎开始适应了沐浅烟的通彻,在听见他挑惹的话后,不但不再感到惧怕,反而轻松了起来。

为什么会有这种情绪呢?

秦素鸢自己也不明白。

大概就是潜意识里觉得,沐浅烟该是和沐沉音一样,是个靠得住的人吧。

“美人嘛,正值韶华,就是该多笑笑才好看是不?”沐浅烟看着秦素鸢,将她任何一点细微的变化都琢磨在心里,宽慰道:“不论如何,这宁王府就是你得以栖身的地方,只盼你别和其他人一样嫌弃本王。不然你哪天半夜跑路,本王可就惨了。”

秦素鸢嘴角又涌出点笑意,她郑重说:“我们秦家人向来信守诺言,我自不会做脱逃的事。不过,六哥就没有想过,遍寻世间名医,来治好自己的病?”

沐浅烟的笑容慢慢散去:“我这不是病。”

秦素鸢一讶。不是病,那是什么?

“本王这病是好不了的,除非,那个人肯……”他说到这里就不再说了,秦素鸢却敏锐的察觉到一股阴谋的味道。

她想,凉玉怕是没猜错,宁王这病,涉及到什么皇家秘辛,且肯定不是好事。

沐浅烟又道:“就算是假设吧,即便本王能变回正常人,你也未必能出得去宁王府。”

为什么?秦素鸢用眼神询问。

沐浅烟答:“如果那时,你我相看两厌,自然就随便你出府了;可要是日久生情什么的……”

秦素鸢面皮一抖,差点被呛住。

“那样的话,你还舍得弃本王而去吗?”

秦素鸢忍着想要咳嗽的感觉,道:“殿下说笑。”一时连“六哥”都忘了喊。

沐浅烟轩了轩眉,说:“要走也可以,先给本王生个儿子。不然的话,本王定不放你走。”

秦素鸢终于破功,不慎咳嗽了出来。

她就当宁王是孤寂了太久,终于找到伙伴后,便口无遮拦胡说八道吧。

许久,秦素鸢给沐浅烟递了衣服,去浴室外等着他出来。

天将黄昏,她望着头顶上绚烂浓烈的颜色,发觉自己已经完全不再受王瀚那些话的影响了。

任王瀚说得再伤人,她也内心平静。

不得不说,她要谢谢沐浅烟。

他用他独特的方式——尽管骚包了些——但却非常有效的安抚了她。

再忆起王瀚后来提到的,关于秦家父子私通蛮族的信笺……

秦素鸢想,她该怎么才能拿到这些信呢?

——夜探刑部卷宗室。

这是最快也最有效的方法。

半晌,沐浅烟推开浴室的门,走了出来。

他披着红底刺绣的大袍子,斑斓的彩绣冲击着秦素鸢的视觉。

他从屋檐下走出,慢慢进入绚烂的斜阳中,妖异的有些夺目。沐浴过后的一身香气,被风悠悠的吹来,衣襟口还敞开着一些,露出白如瓷器的胸膛,却又肌理分明。

因患有热病,他的头发已经半干了。

沐浅烟一笑,妩媚万分,搂了秦素鸢,在她耳边柔柔低语:“饿不饿?”

“还好。”

“去用饭吧。”

“是。”

他搂着秦素鸢的腰,带着她去堂中吃饭,一路上见到的小厮侍从,都恭恭敬敬的给两人施礼,半点不在秦素鸢背后嚼舌根子。

待他们到了堂中时,只见杨刃和凉玉已经在了。

两个婆子在布菜,杨刃在旁边站着。凉玉一看见秦素鸢,连忙大步走过来,唤道:“小姐!”

秦素鸢点点头,侧过头询问沐浅烟:“我和凉玉这些年亲如姐妹,六哥可否允许她也能上桌吃饭?”

沐浅烟笑道:“巧了,本王与杨刃也是同桌吃饭的。”

秦素鸢感到意外,轻笑笑,如此挺好。

说起来,这宁王府固然奢华,但吃食方面,倒显得家常了些。

鸡髓笋、莼菜羹、龙须菜、福建肉松,这四色小菜,再加上一碟玫瑰酱做点心,看着挺舒服。

两个婆子盛好了四碗粥,沐浅烟揽着秦素鸢入座,杨刃坐在沐浅烟身边,凉玉挨着秦素鸢。

白粥滚热,冒着雪白的热气,沐浅烟对两个婆子道:“每日供应膳食,你们也有心了,下去好好歇着吧。”

“是。”

沐浅烟夹了点鸡髓笋,放进秦素鸢的碗里,又用勺子舀了些莼菜羹给她,笑道:“这两样东西配着粥喝下,有养胃的功效。”

“多谢六哥。”秦素鸢温言道,“我自己来。”

凉玉也道:“宁王殿下不必费心,奴婢会服侍好小姐的。”

这菜吃在口中,酸甜苦辣都十分入味,沁透到了舌间齿缝,无孔不入。

只是秦素鸢一直在思量着潜入刑部的事,故而默默无言。

她想,以沐浅烟现在对她的需要,就算睡觉也会搂着她的。这样的话,如果她想夜里偷偷摸摸溜去刑部,沐浅烟怎么可能察觉不了?

秦素鸢想了想,还是决定直接把事情说出来。

“六哥,”她道,“王瀚今天提到了我爹私通蛮族的书信……”

她将王瀚所说的,和自己所分析的,都说了出来。

杨刃放下筷子,凉玉也放下勺子。沐浅烟又给秦素鸢夹了点龙须菜,问道:“你想夜探刑部卷宗室,将书信偷出来?”

“是。”

“以你的轻功,应该确实可以。”

秦素鸢略有吃惊,沐浅烟知道她有功夫?转瞬她就释然,这人的神通广大她已经见识过了,别说勘破她有轻功,就是哪天他突然说“你是这世上唯一一个传承了‘七杀剑’的人”,她都无须意外。

凉玉道:“小姐,我陪你一起去!”

“不用,我一人即可。你要是想去,就在外面接应我。”

沐浅烟舀起一勺粥,优雅的送进嘴里,小银勺子在白粥里缓缓搅着,“杨刃,听见了么?马上入夜了,准备准备,都一道过去吧。”

秦素鸢道:“你和杨刃还是别去了,这本就是秦家的事,不牵扯你们。”

沐浅烟笑:“你是宁王府的人,半夜跑出去偷东西,还不准本王跟着。你是存心让我心里难安的是不是?”

秦素鸢无言以对,只得说:“那你们都在外面等我。”

如此商量妥当,夜深之后,一辆马车从宁王府的后门悄然驶出去。

杨刃驾车,专程捡僻静的小巷子走,七拐八绕,停在了与刑部大院只有一墙之隔的小巷子里。

秦素鸢一袭黑衣,黑布遮面,如影子似的钻出马车,飞过刑部的院墙,落了进去。

延伸阅读

太古勺加盟  http://www.domain-holdings.com/giql.shtml
太古产品已通过美国ASTMD6400和欧盟EN13432标准检测,并且获得美国FDA

卡伊妮干洗加盟  http://www.domain-holdings.com/6vm2.shtml
卡伊妮隶属于成都卡伊妮清洗服务有限公司,卡伊妮采用欧式单件隔离干洗机为主机,配以干洗

优普涂料加盟  http://www.domain-holdings.com/p7yx.shtml
太原市美洁装饰材料有限公司原太原美洁涂料厂。主要生产:821腻子粉耐水腻子粉柔性腻子

杰克福克斯男装加盟  http://www.domain-holdings.com/and3.shtml
杰克·福克斯JJ&FOXSKIN,来自欧洲高街的男装品牌于1999年始建于丹麦,创始

东创硅加盟  http://www.domain-holdings.com/x6hj.shtml
东创硅环保材料秉承“支持创新质量,保持一级信誉”的经营理念,坚持“客户”的原则为广大

法约尔吊顶加盟  http://www.domain-holdings.com/m2p.shtml
法约尔吊顶隶属于浙江海盐法约尔吊顶建材科技有限公司,品牌秉承“专注、专业”的发展精神

刘二贡栗加盟  http://www.domain-holdings.com/u7q0.shtml
上海福岛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是一家集项目推广、招商加盟、餐饮连锁、原料生产为一体的综合型

速热奇加盟  http://www.domain-holdings.com/yzl2.shtml
速热奇电器总部是从事电源行业研发,制造,销售为一体的高新技术企业,主要产品有:逆变器

鸿昌福贸易加盟  http://www.domain-holdings.com/ac86.shtml
鸿昌福贸易成立于2005年,公司以代理各类饮料休闲食品为主,座落于深圳市龙岗镇龙西楼

酷车基地汽车贴膜加盟  http://www.domain-holdings.com/stly.shtml
酷车基地汽车贴膜加盟_公司简介酷车基地——专注汽车贴膜,正品保障,优质施工,诚信经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仙镜通天之第六章(6)

    有的人天生光芒瞩目,比如倪以云。有的人步步为营处心积虑戴上面具只为迎合大家的喜好从而受到关注,比如王珏。有的人也想要关注和宠爱却无能为力,比如小花。人生一直是这么残酷。前世的倪以云早就明白这个道理,她以为在这个她创造的世界里,可以驰骋在这个星球所向无敌不受残酷的规则的限制。同样是女孩子的生日,王珏和

  • 神级狂兵红衣女鬼

    审讯室。“嗯,让我想想。”苏墨寒半躺在沙发上,整个人看起来都懒洋洋的,眼神懒散,手持酒杯有意无意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你们,什么时候盯上的我?”“公爵饶命啊!我只是陈风修的一个棋子罢了!我原本只是地上世界的一个普通的老师!”男子低着头,脸色难看,眼里的恐惧已经掩盖不住,身体在不停的发抖。“回答我的问题

  • 今天的我也在拯救世界黄油面包(二)

    因为十月不再受赤司家的资助,平板房也会在这一周内被收回,与其被赶走,他还是选择了收拾好自己所有的东西跟着黑泽先生离开了这里,他生活了六年多的地方。虽然起得早,地方也小,但是要把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好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衣服,枕头被子,书籍和书桌上的一堆小摆件……看着十月一个又一个把那些廉价的地摊货这么小

  • 漫威之我是魔影侠第4章在线阅读

    柳云,郑锋!关于这两个名字的记忆,立刻在林风脑海中浮现起来。这是高中三年级的两大天才,还没高考呢,两人就有了一品武者的实力。这也是近三年来,江北高中最牛逼的两个学生了!听说就因为他们俩,江东省武者专修大学,还给了江北高中一个特招名额。但问题就出在这个特招名额上。有俩人,你只给一个名额,这不是搞事么!

  • 大神每天都在担心掉马[电竞]在线阅读第4节

    一身白衣飘飘,身旁是一棵木槿,粉色的花瓣泛着点点白斑。十五岁的少年,拿着一把剑,白色的剑气直逼平静的河面,转身亦转剑,浓郁峨眉,漆黑的眼睛洞然无神,毫无星光灵动。挥动的剑打在枝头,花落流水,碧波荡漾。冷气遇水,化而为冰,大河上结了一层薄薄的冰皮。“凌空阁阁主,他的破魂掌,但还不能确定是不是凌空阁干的

  • 综武侠之论魔力和内力的可兼容性在线阅读第7章

    却说惜影向鹤龄道:“不如公子现在就口占一诗如何?”这话音未落,座中便有一人起身,昂昂然说道:“在下始终不明白,惜影姑娘为何一定让这位落魄的书生也参加此盛会?难道就因为他刚才所说的胸怀天下之事?这种人我也不是没见过,不管胸中经纬如何,又做了什么实际的事情,嘴上先说得天花乱坠,冠冕堂皇。等到认清了,才知

  • 漫无止境的十六岁在线阅读出师

    坐进车内,charles看到她身上没有现金,便笑着说道:“美女你今天收获不少啊,以后还会经常光顾*场吗?”“这个嘛,应该不会了!”商凝诺反射性的说着,虽然*得确实很过瘾,但是以后还有学业,不应该这也继续*下去了!“那幸好,经过今晚,就算你想*,估计**所有的*场都会对你禁*了!”charles似真似

  • 韵落浅翼之时雾极颠第八章在线阅读

    上文说到,羽宗白袍舞光和师叔占宗凌飞欲开打之时,守山大神曦虎忽然来到,此时,张宇辰躲在一块巨石后渐渐看清了激战所在的情况。此时,凌飞和舞光俱已倒地并飞速弹起同时半跪在地说话。“晚辈见过曦虎灵尊。”此时,张宇辰早已知道方才的一切都是那引领自己上山的巨兽曦虎所为,此时那数十盏灯笼缓缓聚拢一处,五彩斑斓的

  • 天山雪,人间月第六章

    龙的身体是冷的,化成小龙时,卫桉像一只冰冷的蛇一样,就缠在白锻的手臂上。白锻撸起袖子,手指粗细的小龙盘绕着她整个手臂,就好像手上铺了一层黑色铠甲似的,在灯下反射着鳞光闪闪的金属色泽,若是别的人见了,必定要以为公主又有了新的喜好吧。卫桉闭着眼睛,细弱的胡须在呼吸间轻轻晃动着,挠着白锻手臂的皮肤。缩小的

  • 网游之守护法神在线阅读第三章

    周禀义就站在门外,环抱着胸,松散的倚在墙上。看见许清如出来,眼睛一亮,有点痞气地打招呼,“同桌啊。”许清如看见了他打孙康以后,也很难对他起了什么好感,只是对着他点点头,声音细不可见,“周禀义。”顿了顿,又问他,“你怎么知道我在一班啊?”周禀义笑,“我问的啊。”“哦。”一中这么大,他要问几个人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