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x0LZ6P qx0LZ6P
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灵魂咒在线阅读第2章

作者:木易六叔 来源:17K小说网

平台上有一个半球形的光幕,将六人罩在里面,以免遭受虚空乱流的侵袭。

整个平台在传送中,好像是在蜿蜒管道内极速滑行。

“先生,你醒了,你没事吧?”

水星河小心翼翼的问道,同时,他锐利的双眼上下打量着石知源,好似要将他灵魂看透一般。

“先生,你快来看看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在虚空中漂流一年多了,”雨绯彤担忧说道。

“什么,”石知源心中一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只是打坐了一会,为何会过去一年多?”

“我们也不知道!”水星河苦笑一声,紧接着说道:“在先生测试星空大挪移时,天地威压袭来,将我们击晕。”

“醒来之后,原以为来到星空的彼岸,谁知在虚空中漂流了一年多。”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石知源神色一呆,一连三问自己,为何星空大挪移会变成‘乾坤大挪移?’

由此可知,在天空之城中发现的‘卷轴’阵图,根本不是星空大挪移,而是乾坤大挪移。

他检视自身,发现空间手镯中,有一件本不该有的东西。

石知源看着水星河、雨绯彤、水冰芯、欧阳鹏飞以及武思远五人,苦涩的说道:“现在的我们,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怎么回事……”众人都是不解?纷纷上前询问。

石知源从空间手镯中取出一个卷轴,递给水星河。

水星河打开卷轴惊呼一声:“星空大挪移阵图。”

“水将军,你说错了,这卷轴记载的不是星空大挪移,而是乾坤大挪移。”

“你既然参与测试传送阵,有权限查看‘特等’机密。”

“你就应该知道。在我接手这个项目之前,星空大挪移阵图就已经存在。”

“是的。”水星河接着说道:“真正的阵图一直收藏在帝国宝库中。”

“先生修复传送阵所用的阵图,都是以文件形式存在的版本。”

“至于,为何会变成乾坤大挪移,还请先生解惑。”

石知源微微摇头:“不知道,也许是上古时代哪个环节出现错误,而错误的代价,则由我们来承担。”

“现在星空大挪移,变成乾坤大挪移,这是在场的我们,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所以说我们只能听天由命了……”

万兽山脉‘万兽巢’中,有一座传送大殿。

在传送大殿中,站着十八位身披金银两色宽大的披风,头戴兜帽,面围围巾,只露出一双眼睛的神秘人物。

这时从传送大殿的后方,走出一位披戴白玉披风,同样只露出一双眼睛的神秘人,端坐在殿中唯一的宝座上。

众人躬身施礼,“大人。”

宝座上传来男子平淡的声音:“开始吧。”

言毕,一手支在宝座上,托着脸颊在那里沉思。

“是!”

众人齐声应道。

从十八位金银两色披风中,相继走出五位披戴银色披风的人,来到传送阵前。

他们呈五行方位,掐起法诀解除传送阵封印,直到传送阵运转起来,没有发现半点异常。

五人调整传送阵坐标,一片毫光从中亮起,随即又暗淡下来,此时的传送阵上,多了一百多位黑色人影。

宽大的黑色披风中,仅露出一双双眼睛,他们走出传送阵。

来到白玉披风男子面前的玉桌,呈上手中玉牌,来到在大殿中另一侧。

每次传送阵亮起,从中走出的人数不同,少则二三十人,多则两三百人。

每次从传送阵中走出一千人,都会有一位金色披风,将众人带出传送大殿……

当第十三位金色披风,带走七八百人之后,整个传送大殿中仅剩六人。

宝座上的男子,依旧在神游天外,五位阵法师自始至终守在传送阵旁。

五位阵法师看了宝座一眼,相互点头,掐起法诀开始封印传送阵……

“咦!”

宝座上男子终于回过神来,看着被封印中的传送阵,泛起丝丝缕缕的亮光。

五位阵法师也发现异常,加快速度封印传送阵,直到封印完毕,传送阵依然还在封印中开启。

五位阵法师一阵错愕,在他们的人生经历中,从没有见过这种情况。

他们只知道,封印中的传送阵,在对方的‘坐标’是关闭的。

除非此处的传送阵解封,方才可以传送,即使是对方在传送之中,此处的传送阵都无法封印。

此外,还有一种阻止对方传送的方法,那就是破坏整个传送阵,只不过,他们还没有如此大的权限。

五人看向大殿中唯一宝座,只见宝座上的‘万夫长’静静的看着,既不说话,也不阻止对方传送。

此时的传送阵,毫光全部亮起冲击封印,一连冲击几次,都不见丝毫起色,渐渐的传送阵熄灭。

突然,传送大殿中出现空间波动,由原传送阵上方,凭空出现一座纯能量构建的传送阵,有人正从对面传送过来。

“有意思。”宝座上的男子站起身来说道:“居然是‘虚空传送,’没想到也会在这里出现。”

随后,整个人散发出黑暗光幕将传送大殿包裹。

从‘虚空传送阵’中,跌落四男二女六人,他们在地上翻滚,忍受着莫大的痛苦。

五位阵法师看着倒在地上的六人,顿时乐了,这是从那个角落里传送来的‘小家伙。’

居然在远距离传送时,没有佩戴相应的传送玉符,难怪会如此狼狈。

宝座上的男子则是不同的心情,尤其是看见其中一人,那陌生的面孔,熟悉的‘气息。’

脑海中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让他心中沸腾着漫天的杀意。

石知源在翻滚中,首先感觉到六股陌生的气息。

尤其是,其中一股如渊似海般的深沉气息,其余五股和其相比,简直是萤光与皓月。

随后,他即庆幸,又恐惧的回忆着先前的一幕。

石知源他们在虚空乱流中,漂流了将近十年。

十年间,他们在惊慌中度过,不知道在虚空乱流中,一直漂流到何时。

是到死,也到不了星空彼岸的绝望,还是在虚空乱流中灰飞烟灭。

同时,他们也面临着,能量枯竭而死的命运。

无奈之下,经过六人商议,他们将唯一能够回到天魁帝国的仙晶分割成六份,为大挪移玉符提供能量,以保护他们在虚空乱流中到达彼岸。

即使如此,六人险些死在虚空乱流中,在即将传送完成时,不知何故,一连几次都未成功。

最后关头,‘大挪移玉符’自行崩溃,构建出一座他们从未见过的阵法,将他们吸入其中,这才侥幸传送成功。

如此一来,石知源他们身体遭受虚空乱流的侵袭,如果没有得到有效的救治。

他们将会在修行的路上走到尽头,甚至有可能提前陨落。

身着白玉披风的男子,手中出现一颗将光线吸收的黑色能量球,要将石知源他们从世间抹去……

即将出手的瞬间,一股缥缈的气息凭空出现,将该男子笼罩,气息虽然淡薄,但足够致命。

“师弟,不要,这个人不是‘他’,”这时一个女子的声音,出现在他脑海中。

随即白玉披风男子传音,既是质问,又是不解……

托在手中的黑色能量球,化为六道黑芒向前飞去,笼罩在他身上的缥缈气息,包裹住六道黑芒。

虚空乱流在石知源体内横冲直撞,经脉被破坏的千疮百孔。

突然一股外来的能量进入身体,将体内肆虐的虚空乱流镇压。

石知源睁开双眼,随后看见几个银色身影倒地不起,一个白色身影shen.出剑指,在其中一人额头上抹过。

他心中一惊,这是强行抹除记忆,被施术者是种莫大的伤害。

甚至会造成心神中的空洞,使其在渡劫时走火入魔,陷入其中无法自拔。

白玉披风抹除五人的记忆,随后男子说道:“不想死的,穿上‘它’。”

六件黑色披风漂浮在石知源他们面前。

石知源看着黑色披风陷入沉思,眼下他们出现的地方未知,情况未明。

而且对方似乎出现了内讧,最重要的是双方实力不对等。

六人相互看了一眼,同时点头。

石知源暗中传音:“诸位,现在我们出现在陌生之地,对此地一无所知,这是我设想中最坏的情况。”

“关于我等的来历实话实说,这里的天地元气是我们家乡的二十倍,重力也有十倍之多。”

“想来这里的修炼资源丰富,足以让我们在此大展拳脚,望诸位共勉之。”

石知源这番话有两层意思,一是提醒水星河等人,我们的来历事小,能否在此立足事大。

二是这些话,最主要是对白玉披风男子说的,从该男子气息判断,他应该是位‘得道成仙’的人物。

对他们这种在修行界算是‘小家伙’的传音,就像是在他耳边说话一般,这是修炼到一定境界修行者的本能。

石知源等人穿戴好黑色披风,忽的和周围黑暗光幕融合在一起,可以在黑暗光幕中看见外面的一切。

白玉披风男子看了石知源一眼,打了一个响指,五位阵法师悠悠醒来。

他们心中一惊,不知何时失去意识。

他们可是‘宗师’阶段的修为。

随即五位阵法师迅速集结在一起,各自升起护体光罩,融合成一个‘大五行阵法,’暂时和眼前的‘万夫长,’对峙起来。

五位阵法师暗自检查自身状况,发现他们各自都缺失了一段记忆。

至于缺失的记忆中有什么,只有眼前的‘万夫长’知道。

五人中一个女子说道:“大人,为何会封印我等记忆,你要如何向我家‘大人’交代。”

“不是封印记忆,而是彻底抹除你们的记忆,即使有人使用搜魂术,依然不能从你们的灵魂中得到一点线索。”

“如果你们执意上报各自的‘千夫长’,也只是害了他们而已。”

“在我面前死上区区几个千夫长,也无碍大局。”白玉披风男子淡淡的说道。

他掀开兜帽,拉开围巾,显露出一个面带沧桑,两鬓雪白的中年男子。

五位阵法师看到中年男子后,相互看了一眼,暗中传音激烈的讨论起来……

五人恭恭敬敬向着中年男子施礼,依然是那位女子说道:“前辈抹除我等记忆,是否对您很重要的秘密。”

“晚辈等人想到了一个万全之策,足以保全前辈的秘密无人知晓。”

中年男子面无表情:“哦,说说看,有何万全之策。”

“我等五人皆是有人寿元不多,看不到再次晋升的希望,有人受了沉重的伤势,所花费的代价亦是不可承受”

“只因‘战功’在手,方可在此谋得一闲职,为家中后辈挣取一些修炼资源。”

“晚辈等人在修炼之初,也听到过前辈的传说,您为了一个承诺,宁可与天下人为敌。”

“晚辈等人也不需要前辈的承诺,只需要在我等后人中,有资质尚可者,培养到‘仙人’阶段就可以了。”

“不知前辈,是否能够答应晚辈等人的请求?”

中年男子点头说道:“可以,而且机会只有一次,至于你等后人能够修炼到何种境界,那就看他们的造化了。”

五位阵法师散去护体光罩,对着中年男子郑重的施了一礼。

他们盘膝而坐,身上腾起各色光焰,几秒钟后,只留下五堆灰烬。

中年男子从灰烬中摄出五枚空间戒指,一抖白玉披风将五堆灰烬扇飞。

随后,五堆灰烬消散无踪,中年男子转身向着传送大殿后方走去。

石知源身不由己的跟上,他转头看了一眼曾经存在过的灰烬,又看着走在前面的中年男子。

“他究竟是何人,竟然拥有如此大的‘人格’魅力,仅凭一句话而已,就能让他人甘愿赴死。”

一行人穿墙过殿,来到一间有着极大空间的书房。

整个房间中,都是由不知名树木做成的书架,散发着清香,这让他们一直承受虚空乱流的伤势,稍微减轻了一些。

中年男子收起黑暗光幕,率先坐在主位上,并示意石知源等人坐下。

石知源等人恢复自由,有些拘谨坐在下首。

这时一个漂亮的鬼修侍女,为几人端上香茗,随后侍女在几人面前消失无踪。

中年男子抿了一口香茶说道:“本人白天奇,现为‘昊天军’万夫长一职,因为你们的到来,昊天军损失五名阵法师。”

“你们是哪里人?”

“从何而来?”

“来此做什么?”

水星河、水冰芯、雨绯彤等五人,齐刷刷的看向石知源。

既然先前石知源传音‘实话实说,’当然是他讲解六人的来历。

石知源苦笑了一下,“白……前辈。”

这还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叫他人前辈:“我们来自天魁星域。”

“只因上古时代修行者迁移,留下的修行资源极其稀少,所有人只能凭借自身资质修行……”

“后来我们发现天龙星域……通过一座上古时代修行者,所建造的乾坤大挪移传送阵来到此处……”

石知源将他们的来历大致讲解一遍。

白天奇听后沉默不语,手指在茶几上面敲击着问道:“你们所见的人造神龙是何种模样,具体情况详细道来。”

“……”石知源将所知神龙的情况说了出来

“原来如此,‘它’消失在银心,出了银核,在银河系中遨游!”

随着白天奇感叹,偌大的书房大厅中,凭空出现一面巨大的光屏。

光屏中qun星璀璨,组成扁球体状,那是一个巨大的盘面结构。

石知源看着光屏,知道那是整个银河系的结构概念图。

盘面中央是一个向下凹陷的旋窝,像是一只眼睛,从中射出一道光束,一圈城墙嵌入旋窝中。

光屏中,城墙上开始出现变化,首先是一座巍峨的宫殿从城墙上飞起,下面城墙变成一个龙首,整个金碧辉煌的宫殿坐落在龙首上。

龙身也在急剧变化,一段段城墙消失,变成龙身,其中的建筑物变成战争堡垒,依附在龙鳞上……

直到全部的城墙消失,旋涡中出现一条神龙,‘它’抬起龙首,无声的咆哮一声。

一个黑洞悄然出现,神龙腾空而起向着黑洞飞去……

石知源目瞪口呆看着光屏,心中的震撼可想而知,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第一次是上古时代的修行者,拿星球当弹珠玩。

第二次震撼更大,城墙里的旋涡中,不知可以放置多少个恒星系,如此广阔空间耗费的天才地宝不知凡几?

这……这些上古时代的修行者,到底有多强大?

回过神来的石知源,就看见白天奇在欣赏他们震撼的表情。

“咳、咳!”石知源干咳两声,将水星河他们惊醒,纷纷回过神来。

“白前辈,人造物中有如此规模的建筑,还能够变成一条神龙,实在是让晚辈等人目瞪口呆。”

“也不知是何人有如此气魄格局,又花费多少万年方可建成?”

石知源的语气中尽是佩服:“晚辈在帝国的资料库中,所见的就是这条神龙。”

书房中的光屏消失,白天奇shen.出一根手指点向石知源。

“有三个问题需要你来回答,在此之前,首先,你们得知道此地是何方。”

“这里是银河系的‘银心’区域,在银心区域的边缘有一个小仙界,而你们在小仙界万兽山脉中。

这里的建筑都是‘仙秦’时代的遗迹。”

延伸阅读

都市红尘道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flyen.cn/64ot.shtml
看着剑魔的血量,叶天很冷静没有像其他人预料的那样把兵线快速的清进对方塔内,之后回城补

总裁不再见之第十章(10)  http://www.flyen.cn/f31.shtml
对于从来不吃辣的经云来说,通过这一只鸡的折磨,经云整个味觉系统都失灵了,连续吃了好久

带上仙领略美好世界的日子立晓宫与幽灵  http://www.flyen.cn/xejb.shtml
“真的是,为什么我要留下来扫除啊!不就迟到了一小会吗?”“哦呀呀~你还知道你迟到了啊

不舞之鹤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flyen.cn/xm5e.shtml
一瞬间就来到了村庄。山脊村庄并不算很大只住了1000多户人家,休伯特背着少年箭步如飞

这个大英帝国有点意思之第六章(6)  http://www.flyen.cn/pdvv.shtml
9800米的高度层,飞往A市的1015次航班平稳地飞行着。广播响起,低沉磁性的声线在

魔法篮球第十三章 代价  http://www.flyen.cn/y0ej.shtml
J市郊区的一个废弃地下室中,微微有些刺眼的阳光透过天窗照在了地面上。十数名长相清纯的

综影视之男配不想当主角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flyen.cn/umdu.shtml
匆匆三月,一眨而过,期间也没有发生过什么大事,只是隔壁的王少妇前一阵子不知是否月经正

伪装者之纵横都市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flyen.cn/xz6p.shtml
落天看着自己受伤的右肩膀,肩膀上的血泊中出现两个手掌大的风刃,可以看出,刚才攻击的两

无敌氪金系统之毁书(3)  http://www.flyen.cn/b5ew.shtml
时值仲春,天气回暖,大街上熙熙攘攘。大街两侧一字排开,摊位一个接一个,卖的东西各式各

得道为尊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flyen.cn/u9aa.shtml
一觉睡到自然醒,睁开眼就看到头顶的淡粉色纱帐,方菲菲就知道她不是在做梦,她真的穿越回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异世界的暴君生活之《绝地中文•春运》(5)

    □■□■□■□■□■虽然有点突兀,不过还是先让我们把视角转到中文身上……时间回到某个逗宗强者一拳打爆了飞机,上百名玩家像饺子一样往下掉落的时候,中文很不幸的首当其冲被几十颗雪球糊了一脸,连怀中来不及穿上的降落伞都被打飞了。中文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一柄白中带红的长剑咻的一声飞了出来,切断了那位正抱着雪

  • 网游之神级盗宝系统在线阅读第6章

    叶成连听了肃和师太的话后也是憋了半晌都说不出一个字来,真是反驳也不是,应下也不是。良久,他才缓缓说道:“多谢肃和师太赐名!”说完便一转头直接回了府中。他怕是再呆一会,都会气的想杀人了吧!堂堂景琰丞相,何时吃过这样的哑巴亏,被人压的无力喘息。随后肃和师太对叶倾嫣说道:“从此以后,你便在丞相府吧”。她抬

  • 女总裁的神级男友在线阅读第9章

    不过看到王皓,中年男的精神立马就上来了:“你看,张总,我说什么了!就是这个小子!我就说,他肯定是偷偷进去了!”被叫做张总的人转过头来,看着王皓:“谁让你进去的?”王皓一愣,看来,这个人一定就是这个地方的承包商了,自己的地方出了事儿,估计是想按下去。只见杨静怡此时一脸绝望的朝王皓使眼神,让他赶紧跑。但

  • 我是巨佬们早死的白月光在线阅读第9章

    直到刚才之前,桑苑都觉得物理很难。只能靠生物化学把物理成绩拉回来。但拿了卷子,又被表扬一通,桑苑觉得物理90分,好像也没那么困难。就算领了卷子转身往回走,她笑容也没收敛。身后吴晓松又喊了声:“陆之遥,94分!不错,值得表扬,陆之遥同学成绩一直很稳定,继续保持!”桑苑一抬眼,恰好撞到陆之遥视线。陆之遥

  • 直播之神级主播在线阅读第2章

    喧嚣的蝉鸣在枝头孜孜不倦的惹人生厌,炽热的阳光穿过树梢,化作一地光斑,教室里传来阵阵朗读声。高一二班,靠窗的位置,一本语文书精准定位,砸在正坐在那趴着头睡觉的少年的脑袋上。少年脑袋一疼,熟悉的感觉爬上心头,忽然站起身来,瞪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扫视四周,不满的嘟囔了一句。“哪个白痴,敢敲你江大爷!”

  • 剑启纪第2章在线阅读

    章二背着江丛云的这人脚下步伐很有一套章法,流霜跟得吃力,拐过三五道弯后,只觉得脑子一蒙圈,两眼冒金星。流霜喵呜叫了一声,但这人明显没有停下照顾他的想法,小澜虎干脆蹬腿一跳,勾住江丛云的衣角往上蹿,窸窸窣窣爬到江丛云肩头窝着。不知为何变成男人的女主角背江丛云,江丛云背他,甚好,一举两得!流霜愉快地蹲坐

  • 绝仙剑鞘的传说在线阅读第四章

    寒冬的早晨,风凛冽的吹着,整个世界被朦胧的雾色所笼罩。学生宿舍中,大家还在呼呼大睡。渐渐的,又响起了那看似和谐却让人十分不爽的音乐。而此时,方小念却早已起床,刷好了牙,洗好了脸,坐在床头看书。连平时起的最早的陈峰此时都还在迷迷糊糊的睡大觉。陈峰睁开模糊的双眼,抬头并看到了对面端坐床头看书的方小念,他

  • [综]审神者是个毛绒控在线阅读第八节

    倒不是因为这个臭男人,而是在想我怎么着也算是一个美女吧,怎么就一而再再而三的碰到这种事情,看着自己的未婚夫已婚夫跟别的女人在我的新婚床上ooxx呢?回到玉楼之后不久,冬儿也就跟着过来了。“小姐。”“先把这床单给换了再说话。”看着那红得耀眼的床单,那喜庆的颜色并没有提醒我是一个新婚的幸福小女人。而是在

  • 真千金她又美又飒在线阅读第6章

    “奇怪,这里……是哪里?”卡俄斯迷迷糊糊的打开了沉重的眼皮,他刚想起身,可是身上剧烈的疼痛感刺激着他的每一个神经,如果他是一条少年龙的话,一天之内这样的伤就可以恢复,可是它只是一条才刚刚诞生两天的雏龙。“你醒了!”这时,一个充满着野性与威严的声音从他耳边传来,他听懂了,这是狼语,不要问卡俄斯是怎么听

  • 武侠:开局拜师小龙女在线阅读第8节

    从宿舍出来,赵紫菱左手抱着一摞课本右手拖着舍友的手往教学楼的方向赶。罗兰兰睡眼惺忪,不停地打着哈欠,不情愿地拖着无力的脚步,“师姐……你就让我再睡会儿嘛……”“上课就要迟到了,你想被老师罚站呀?真不知道你昨晚不好好睡觉干嘛去了……”紫菱虎着脸只管拽着她匆忙赶路。“我是一时适应不了这里的环境所以才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