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x0LZ6P qx0LZ6P
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人生苦短幸好是你在线阅读求婚

作者:周九卿 来源:纵横中文网

“音音,你有没有心上人?”

襄阳城,汉水畔,襄阳王赵爵面对着秦音,手执白子,在棋盘落下,波澜不惊地扔出了一枚惊雷。

秦音捏着黑子,有些捉摸不明白赵爵问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她跟着赵爵三辈子了,如今是第四辈子了,这些年加在一起,也有一百多年了。

这百年里,赵爵从来没有问过这个问题。

更确切的来讲,赵爵从来不过问她的私人问题。

秦音是勾搭上了镇边将军家的小儿子,还是调戏了御史大夫的嫡长子,又或者说是轻薄了赵爵的得力干将赵无眠,赵爵都没有发表过一句言论,全由着秦音撩天撩地去胡闹。

以至于让秦音觉着,她长成现在这个日天日地爱沾花惹草的性子,与赵爵对她的放养态度是分不开的。

秦音思索着赵爵的话,寻思着怎么回复。

赵爵是一个不怎么爱说话的人,除了在她面前还会多说几句,在旁人面前,更是惜字如金,点头摇头间,便是一日的对白了。

然而今日赵爵却问了这个问题。

秦音仔细想了想,其实也不能说赵爵一句关于她的私人问题都没提,在第三世临死之前,赵爵还跟她说,若有来世,要给她寻个如意郎君。

秦音看着赵爵万年不变的冰山脸,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赵爵也是重生了。

要不然,怎么没头没脑地来了这么一句话?

秦音把手里的黑棋子暖的温热,也没想明白怎么去回赵爵的话。

镇边将军的小儿子虽然不错,可没什么才华,她偶尔也会诗兴大发,他一句话也对不上,只会张目结舌地看着她。

御史大夫的嫡长子倒是有才华,风花雪月,鸿雁传书,将秦音哄得很是高兴,可惜年龄大了些,足足大了她五岁。

赵无眠么,倒也不错,可兔子都不吃窝边草呢,秦音觉得她是个人,要比兔子高上许多等级,因而更不能吃窝边草了,更何况,赵无眠沉默寡言的,又太死板了些。

想了半日,也没想出一个靠谱的人。

赵爵见秦音半晌无话,抬眸看了她一眼,淡淡道:“若是没有心上人,你觉着王妃这个位置如何?”

王妃?

赵爵这是给他某个兄弟或者侄子说媒拉纤?

秦音想了一会儿,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她没有撩过大宋朝任何一个王爷。

得益于后妃基因的改良,赵家的后代们都是长得不错的,个个生了个好皮囊。

赵家的王爷刚出生时个个唇红齿白,然而在富贵乡泡久了之后,面容长得再好,也经不住这样的挥霍,久而久之,眉眼里便只剩些酒色之气了。

平心而论,这样的王爷们,并不是秦音的审美,因而她一个王爷也没有撩过,也没有跟任何一个王爷打过交道。

哦,除了面前的赵爵。

秦音心里一惊,缓缓抬起了头,手指有些哆嗦,赵爵也看着她,目光深邃,略带着些温柔之意。

秦音被赵爵眸子里的温柔霹得外焦里嫩。

在她的印象里,赵爵可不是一个温柔的人。

因太/祖太宗皇帝都是欺负孤儿寡母登上皇位的,为了防止这种事情持续发生,便立下了一个规矩,皇帝一朝伸腿登天,他的儿子不论大小,一律滚到封地守着自己的一亩半分地,无召不得回京。

赵爵是太宗皇帝最小的一个儿子,也是太宗皇帝最为宠爱的一个儿子,饶是这样,太宗皇帝一死,他也要乖乖地去了封地。

幼儿执掌一个诺大的封地,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悄无声地死在封地的有,被人勾着做坏而后被百姓们怒而围攻的也有,这种情况每年都在上演,太/祖太宗皇帝的儿孙虽多,但真正能活到成年的,却没有几个。

王爷们死了之后,皇帝便将他的封地收回,故而王爷越来越少,皇帝掌控国家的权利越来越大。

赵爵便是大宋朝为数不多活到成年的王爷。

能活蹦乱跳活到现在的,赵爵必然是有两把刷子的,秦音自记事起,赵爵身上的血腥味就没有断过。

赵爵是一个极为心狠手辣的人,赵无眠一剑削了政敌的脑袋,鲜血溅在赵爵的酒杯里,赵爵都能面不改色地将酒喝完。

这样一个心硬如铁的人,一朝眸子里有了柔意,可不就是能将人吓到死么!

秦音手里的棋子一下子就掉了。

她认识的王爷就赵爵一个,赵爵莫不是自己在向她求婚?

秦音有些握不稳手里的黑棋子,她武能骑马冲阵杀敌将,文能提笔谏言诛政敌,赵爵让她死,她一句话都不会说,然而,让她把自己送到赵爵床上,她却是万万办不到啊!

她是一个有职业道德,有底线的人!

她把赵爵当爹,赵爵居然想睡她。

一瞬间,秦音连投靠皇帝举报赵爵有意谋反的心都有了。

五岁的女童与二十岁的少年郎,相貌上看上去差距很大,但十八岁的女子,与三十三岁的男子,差距就并不是很大了。

再加上赵爵又保养得极好,面容平滑细腻,脸上没有一丝皱纹,看上去,也不比秦音大上多少。

秦音闭上眼,在心里默念了数遍的士为知己者死,再睁开眼,眼底一片视死如归。

然而再怎么视死如归,她也说不出王妃的位置不错这句话。

她把赵爵当爹当了三辈子,哦,不,四辈子了,女儿跟爹滚在一起,那个画面太美了,她觉得她的眼都要被这美丽的画面辣瞎了。

秦音一脸的挣扎,没有说话,手指颤成筛子一般,在棋盘山落下了黑子。

赵爵看她落子的位置,眉头动了动,而后跟着她也落下了白字。

赵爵幽深的眸子里有了几分浅浅的笑意,道:“你输了。”

赵爵站起身,习惯性地摸了摸她的头,感觉她身体微微一僵,赵爵就收回了手。

那个曾经追在他身后哭着要糖吃的小女孩,已经长大了。

赵爵道:“音音,你仔细考虑一下。”

秦音又一哆嗦。

“孤王不着急你的答复。”

说完这句话,赵爵便离开了。

各地的探子们送过来的信件堆成了山,还需要他去处理,若不是秦音有事没事爱拉着他下棋,他也不会把时间浪费在这上面。

赵爵走后,秦音想着他说的话,越想越烦,脾气一上来,把棋盘打了个散乱。

上好的玉石做成的棋子落在地上,发出阵阵轻响。

跟在赵爵身后的侍卫听到声音回头瞧了一眼,向赵爵道:“姑娘砸了棋盘。”

三月的阳光正好,照在赵爵脸上,赵爵微微眯着眼,点点头,说:“哦,她输了棋局发脾气。”

河畔的风吹在秦音脸上,秦音深呼吸一口气,觉得自己不能坐以待毙。

不,是坐以待嫁。

一想到她以后要与赵爵同床共枕,晚上拉灯睡觉时,赵爵慈父般地眼神爱怜地看着她,她鸡皮疙瘩就抖落了一地。

她需要想一个比较委婉的拒绝赵爵求娶的借口。

像这种她把赵爵当爹的借口肯定是不能用的,杀伤力太大了,比我把你当亲哥哥的这种借口还要扎心扎肝一万倍。

秦音想了一会儿,来了主意。

她可以跟赵爵说她有心上人啊!

刚才她只顾着想赵爵求娶她的事情,心思一乱,竟把这个事情给忘了。

秦音将自己历年来的相好们过了一遍,雄赳赳气昂昂地去找了赵爵。

秦音道:“王爷,我有心上人。”

赵爵彼时正在翻阅信件,听此停住了翻阅纸张的手.。

赵爵抬头瞧了秦音一眼,人面桃花,情致两娆。

委实是一个极为难得的美人。

赵爵看了一会儿,收回了目光,低下头,半垂着眉眼,翻看着各地的书信,简洁地吐出一个字:“谁?”

秦音道:“御史大夫的嫡长子。”

赵爵头也不抬道:“迂腐。”

秦音道:“镇边将军的小儿子。”

“莽撞。”

“...”

秦音一连说了数个人,都被赵爵不假思索地反驳了,秦音深呼吸一口气,默默地放出了大招。

“赵...”

赵爵翻阅信件的手指停了一瞬。

秦音道:“赵无眠。”

赵爵合上信件,抬头看着秦音,平静道:“孤王怎不知他心里有你?”

秦音从赵爵的书房走出来,赵爵的声音还在她脑海回转:“找个靠谱的借口再过来。”

秦音脸黑得像是化不开的墨,转身就去了练武堂。

练武堂里的好男儿千千万,还找不到一个靠谱的心上人?

三月的阳光正好,练武堂里的男儿们或穿着短打,或光着膀子,在院子里挥洒着汗水。

秦音在院子里站定。

与往常一样,她的到来让院子里的男人们停下了动作,目光在她身上定格,然而这次与之前亲亲热热围着秦音嘘寒问暖不同,春风吹起秦音的裙摆,三秒后,练武堂的男人们四散奔逃!

秦音睁开眼,院子里只剩下几个跑得慢的了。

秦音:“...”

秦音不明所以,拉住了因见她进来而转身欲走的蓝骁,蓝骁立马双手举过头顶,唯恐与秦音有丝毫的身体接触,道:“音妹,我养的金鱼快要生了,我得赶紧回去。”

秦音下意识地点点头,松开了他,蓝骁忙不迭跑了。

没能跑掉的雷英见此,也连忙道:“音妹,你知道的,我与我那狗相依为命数十年,如今它一朝死了,我需为它守孝三年...”

秦音一脚将他踢出门外。

“滚滚滚!”

秦音转过身,看向院子里的马强与马钢。

然而还未等她说话,马强向一旁的马钢使了个眼色,破罐子破摔道:“秦妹,我是个短袖。”

马钢在收到马强的眼色后打了一个激灵,目光在马强与秦音的身上犹豫不定。

秦音走过来一步,马钢瞬间怂了,上前就揽住马强的腰,回身不忘向秦音抛个媚眼,大似牛眼的眼睛似嗔还怨,常年扛着大刀的粗壮手指捏成兰花指,道:“秦妹,你要与哥哥抢男人吗?”

秦音:“...”

秦音抖落了一地的鸡皮疙瘩,悲愤道:“你们以前不是说最爱我了么!”

这群死没良心的,一听赵爵有意求娶她,个个跟她拉开了距离,生怕被赵爵迁怒,成了那死不瞑目的炮灰。

秦音无语泪千行,她去哪找个靠谱的心上人,去堵住赵爵的求娶?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了赵无眠的声音:“来几个人,与我一同去接八王爷。”

严格的来讲,赵无眠的声音是不大好听的,秦音一直都觉得他的声音太过低沉,然而今日却觉得,赵无眠的声音犹如天籁,自九重天处传来,甚至还带了点救世主般的金光。

八王爷是谁,太/祖皇帝幼子,上打昏君,下打佞臣,有废立天子之权!

秦音死了三辈子,八王爷都是笑到最后的男人!

跟这种人在一起,莫说赵爵求娶了,就算是皇帝看了她,也要掂量一下自己够不够被八王爷废的。

秦音心一横,恶向胆边生,她还就不信了,她生的这么美,还迷惑不了一个八王爷!

若是她手段得当,指不定还能策反八王爷,让八王爷跟着赵爵一块造反,这样一来,赵爵造反成功的几率就大大提高了!

赵爵成功登基为帝,她也就不用再像前几辈子那样,被展昭杀的死去活来了!

更有甚者,她还能小小地报一下被展昭杀了三次的仇。

秦音漂亮得有些过分的脸上,浮现了一抹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慷慨,道:“我去!”

秦音提起裙摆,一阵风似的跑出了练武堂。

赵无眠微微皱眉,不知是何原因,秦音一向对展昭忌讳末深,这次怎么这般积极主动去接展昭了?

赵无眠想了一会儿,哦,他刚才只说了一个八王爷,没有提展昭也一块过来了。

延伸阅读

Sikerma加盟  http://www.fshk56.com/gsfx.shtml
我公司于2010年开始开发一款微电脑智能擦鞋机,至去年年底才完成,现己出口国外多个和

和晋缘加盟  http://www.fshk56.com/gp33.shtml
我们为大家推荐的和田玉品牌都是目前市场中占有率比较高,在玉石爱好者中认可度比较高的品

善家商贸加盟  http://www.fshk56.com/x8aw.shtml
上海善家商贸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年,自公司成立以来,一直秉承“诚信、务实”的工作作

南京壹登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fshk56.com/p123.shtml
南京壹登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6月。公司位于南京市秦淮区汉中路139号1

瑶娴一族加盟  http://www.fshk56.com/u7sm.shtml
香港U.SCEN是一家有国际背景与全球设计理念的时尚饰品公司,是香港瑶娴一族集团旗下

车宝清洗剂加盟  http://www.fshk56.com/aofp.shtml
北京中德汇诚石油技术有限公司,是国内规模的研发、生产汽车养护用品、添加剂的厂家。产品

谗天下加盟  http://www.fshk56.com/aj3o.shtml
谗天下芋圆以健康为中心,以绿色、时尚、新颖为基本点。谗天下芋圆先后在浙江、江苏、安徽

鲁玉加盟  http://www.fshk56.com/gh4d.shtml
鲁玉汽车用品总部是汽车坐垫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鲁玉汽

圣方圆加盟  http://www.fshk56.com/a6d4.shtml
圣方圆女装总部依托大型羊毛衫市场的产业链,集毛衫生产加工、整理、批发、物流为一体的优

固特美加盟  http://www.fshk56.com/xe1i.shtml
固特美地板产品已获得以下认证:已通过ISO9001-2001质量体系认证被中国建筑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撼天灵虎在线阅读第1节

    英国有王室之子,韩国有财阀之子财阀顾名思义,由于国家管理生产的需要,逐渐形成由血缘家族掌握的企业,这些站在权利金字塔顶端虽然只占韩国人口1%但是手上却握有高达83%的社会资源,而作为继承家族企业的财阀下一代,继承者们的生活自然高人一等,但是他们必须懂得欲带王冠,必承其重的道理,牺牲自己的婚姻,理想,

  • 大秦我是鬼谷大师兄第九章在线阅读

    第九章强悍的战火纷飞战火纷飞走在最前面,而战火飘扬和战火熄灭走在最后,而我就是站在最中间,这是似乎是最基本的站位,将治疗补给保护的很好。唰——一只15级的白色巨狼直接跳出,我立即看了看它的属性。【暗影狼】等级:15血量:1500攻击:150~250防御:30物理暴击:0%+50%魔法暴击:+0%属性

  • 超次元之我女儿是鬼王之剿灭尸魔(肆)(9)

    “我乃真武荡魔大帝座下侍剑童子,特来捉拿千年尸魔。”道衍将剑背在身后凝视着杨斌道。杨斌闻言先是一愣,随后大笑道:“真武大帝?我还是玉皇大帝呢!哈哈。”慕枫道:“他不相信你怎么办?”道衍疑惑:“现在修真者都不相信有神仙了?”慕枫思考片刻道:“你们天庭有多久没召新人了?”道衍说:“封神之战之后就基本不招

  • 重生之成为丧尸第二章在线阅读

    “怎么了,父亲?”人未到,语先到。一名少女的声音传来,听声音就可以看出,这话语中蕴含的急切。地上跪着的人们一听到少女的声音,纷纷松了一口气,心中的空悬着的石头顿时轻了数倍。一名身披轻质战甲的少女匆匆走进客厅。身后还背着一柄魔杖。“艾达。”男子看着头发还有些凌乱的女儿,心情顿时平复了许多。缓缓地问道,

  • 无敌从灵气复苏开始在线阅读第三章

    叶藜觉得奇怪,走过去仔细检查。猡崽们的眼珠剔透,头尾圆润,耳涡也没有异味,不像是感染了黑瘟病,也没有流感、腹泻的迹象。她想不明白,问弥勒场主:“这些猡崽,是么时候开始这样的?”“十几天前吧,突然就不好好吃食,乱蹦乱咬的,夜里别的猡崽都睡着了,它们还在闹腾……”持续好几天吃不好,睡不好,体力过度消耗,

  • 鬼片:我有神级选择在线阅读第九章

    叶凡走进了黑暗冗长的狭窄的甬道里,走了将近十几分钟之后,确认了后面尸蹩并没有追上来,随即脚步便慢了下来,深呼吸了一口气之后,叶凡手握着手电筒打量起这个狭长又黑暗的甬道。只见,并不算很宽敞的甬道的墙面上,雕刻着很多繁复的石雕,这些用石壁雕刻出来的壁画很是生动,让人一眼就能够看明白上面想要表达的意思。叶

  • [德云社]山河远阔 人间烟火之制造中心,米国慌了(4)

    第四章制造中心,米国慌了叶云也没有想到国家会那么豪爽,上去就是一百亿美金的贷款,还是无息的,等于白送给众兴了。有了这一百亿,叶云直接建立了制造中心,不过工厂直接买现成的,自己建造的话浪费的时间太多了。“叶少,你手中的芯片还有10nm的吗?”周伟跑了过来,问叶云。叶少这个称呼是叶云要求的,叫董事长的话

  • 魔君追兔日常第六章

    敦心情沉重地走在街上,忽然听到爆炸声。那个方向是——侦探社。他瞳孔一缩,朝着声源跑去,结果发现想象中的惨案并没有发现。“体术意外的不错啊,杏里。”“也就能自保,真要攻击的话国木田先生比我厉害多了。”“但是,没有异能还能做到这一步也不错了。”“您过奖了。”两人开始商业互吹,顺带一敲一个黑手党。杏里转向

  • 爷 跟妞走吧发点洋财

    “你个混蛋王八羔子敢把陷井挖到老子脚下,知不知道老子是谁?快把老子放出来,不然老子杀了你,老子打断你三条腿!”“道友,我们今日无仇旧日无怨,你弄个陷阱我无意掉进来的,又不是有意冒犯你,这也不能怨我啊,你就把我放了吧。”一个大汉四面朝天地落在一个深度足有十米的大坑里,坑底密密麻麻的木制尖桩顶在他的后背

  • 狙击菲菲第7章在线阅读

    但是,何川并不打算揭穿他。“这个地方有点古怪啊!”马特皱了皱眉头道:“那么现在我们可以走了么?”雷恩一边给枪换弹夹,一边冷冷的说道:“不能走,我们就在这里等,等待着其他小队的救援。”听到这句话,卡普兰脸色悲伤的道:“不会的,不会有人来的。”雷恩以为他要抛弃队友,顿时火冒三丈,大喊道:“你说什么?”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