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x0LZ6P qx0LZ6P
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空间老汉种田记之丝玉大婚

作者:呦呦雨 来源:晋江文学城

又是一个醒来时嘴角微微上扬的清晨,外面树枝上的徽喜鹊在渣渣的叫着,好像是提前来道喜一般。司清扬梳洗完毕后,习惯的喊了一声“落墨”,与往日不同的是今日却久久没有回应。有些诧异。是啊,自小到大多少年来。落墨就像她的影子,一直在她一眼的距离。从未离开过。又询了初心方知落墨昨夜并未回府,这时才想起昨夜她让落墨陪木赫喝酒。怕不是出了什么事吧?突然站起来往外走去,脚步快的连玉公子都没有跟上。急急匆匆的在门口和回府的落墨撞了个正着。“哎呦”一声后落墨有点害羞的看着司清扬。

司清扬:“你昨夜在驿馆宿下的?”

落墨:不,不。

司清扬:那去哪了?

落墨:末将昨日不胜酒力,在花满楼吃酒吃醉了。就在花满楼……

司清扬:好个木赫,把你一个姑娘家丢在青楼。

落墨:没有,没有。王子一直派人守着呢!

司清扬:你们?

落墨:没有,没有。什么都没有……

司清扬:我也没说有什么,快回去歇息吧。让厨房煮点醒酒汤。

阳光如媚,温暖的如初见时的模样。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喜庆的笑容。元帅府上上下下都在张罗着明日的大婚。

司清扬看着落墨回来了。便又走回了她的“非人间”。像是在思量什么晃了神,一转身撞到了追赶前来的玉落殇。

玉落殇:你这大清早的怎么跟丢了魂似的,我在你身后你竟毫无察觉。刚才问你去哪?你头也不回的走了。

司清扬:夫君,落墨昨夜未回府。(伏耳轻轻说)

玉落殇:啊,昨夜她不是和……

司清扬:两人都在花满楼。不过落墨说什么事也没有。脸红的跟个桃似的。

玉落殇:或许真的什么也没有。

司清扬:谁敢动本宫的人?要他好看。

玉落殇:好了,好了。回头又要着人去烧花满楼了。送匾额的人来了。你快随我来看看。

两人又洋溢着幸福的并肩走着,走过了山,走过了水。走到了非人间跟前儿,看到两个府里的下人正准备把“非人间”拿下来。然后挂上了一块书有“有凤来仪”的匾额。字写的是“龙蛇飞舞,墨迹淋漓。”特别是那“凤”字,如凤飞九霄般。心里想着这好好的成个亲还得换匾额?

司清扬:夫君,为何要换匾额?也不耽误吃也不耽误喝的。

玉落殇:这大喜的日子,给宾客看了怪吓人的。再说意头也不好。

司清扬:那你换的这块“有凤来仪”也不好。

玉落殇:这可是为夫亲手写就。身有彩凤双飞翼,定能引得凤来仪。多好的意头。司清扬闹着小脾气的说:“我才不要什么凤不凤的,我也不想当什么鸾。我只想与夫君共日出日暮,不要这只破鸟”。

玉落殇:夫君思虑不周,不过这凤要是真的来了。看这匾额以为已经有凤来仪了,或许就飞走了也不一定,写也写了,做也做了,就暂且挂上吧。

司清扬:也只能如此了。不过门口那对联你可得给我留着。

玉落殇:留着,留着。留着吓吓人也好。

司清扬嘟个小嘴,被玉落殇拉走了。说道:“这个时辰也不知是用早膳还是午膳了,你快用些。过了午后你就要进宫了。”司清扬心想我午后才不进宫呢,大小找个由头和哥哥拖着。忙了这些日子,怎么今晚也让你看看我给你备的大礼。不过她想给夫君一个惊喜就说:“哥哥说了,今日我可以晚些进宫。不耽误明日出嫁就成。”便不动声色的与玉落殇去用了那不知道是早还是午的膳,这屋里除了司清扬自己的人便就是玉燕在边上伺候着了,只见玉燕双手呈上一碟桂花糕说道:“我家公子最喜这桂花糕。”司清扬一个余光看到玉燕袖筒里微微露出的镯子。心里想着“一个丫鬟能戴得这鸡血石的镯子?”不过嘴里却问了一句:“玉梅呢?怎么不在跟前儿伺候。”玉燕不加思索的便答道:“这玉梅是回女,有些个汉人规矩怕是不晓得。”。司清扬咧嘴一笑:“那就跟你好生学着,你下去歇歇吧?明日还得辛苦姑娘。”玉燕听公主这么一说得意的不得了了,以为自己要飞上了天。待玉燕退下,司清扬唤了初心:“让鸾凤阁查查这个丫头。”

玉落殇:查这丫头?

司清扬:“夫君府上不干净,这么个丫头能戴得鸡血石?怕是得了什么人的好处,欢喜的不得了。又不敢呈于人前,就只能藏在袖子里了。”

玉落殇:可是这两个丫头跟我已有几年了,那时我就是个唱戏的。何至于在我府上放眼线?

司清扬:不为利必为情。

玉落殇:你是说?

司清扬:是不是等水落石出再定夺。暂且顾不上这事儿。

玉落殇:是啊,这眼下还是赶紧把亲成了,免得夜长梦多。

司清扬:你还梦多?我还怕你今夜被哪个狐媚子拐了去,明日不来接我了呢。

玉落殇:你晚些才进宫?那为夫好好陪你吧。不写戏文也罢。

司清扬:不可罢,我要看戏文。

小两口就当饭后遛食了,慢悠悠的往书房走。这秋风飒飒,满地金黄。唯有这桂花还在放着,这公主府邸更显贵气。

说是书房,自玉落殇来了后这书房已成了藏书阁了。满壁藏书整整齐齐,有归有档的放着。司清扬看了一惊:“这知道的是庐阳公主的书房,不知道的以为是翰林院的藏书楼呢?”这桌案上垒的一落一落的书,有《汉宫秋》《梧桐语》《窦娥冤》《西厢记》等,转眼还看到幅美人图。

丝儿:“夫君你这是要著书还是要考状元?”

玉儿:我一直有个想法,之前无力为之。如今有了那个数倍大的戏楼,倒也不是十分艰难了。

丝儿:与那戏楼有关?

玉儿:我一直想我们这些梨园中人,唱戏也不知道唱了多少代人,但是每折戏登台的也就那么几个人。我想如何改成剧,让真的马,真的车。真的仪仗都能在戏台上。这样即便是有耳疾之人也能看懂一二。

丝儿:这美人图?

玉儿:我要将这四大美人展现在一部剧中,就如这四个人画在一副画上。就叫《四美图》。

丝儿:看来夫君也与旁人一般垂涎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的美人。

玉儿:估计岳丈大人今年的醋可要比往年紧俏了,我只是扮美人而已。

丝儿:如果不爱美人又为何要扮美人?

玉儿:这,或许……大概是有吧,或许更钟情她们的故事,杨贵妃为爱马嵬坡下死,昭君身负家国一去不回还,貂蝉小小女子戏董卓与吕布,西施以身报国,助越灭吴。

丝儿:哎,美人是美人,故事也是动人。可是就像那曼陀罗花,当它开放时就注定了凄美。

玉儿:是啊,贵妃娘娘为爱魂断红颜,而她却不知,一个帝王怎会为了一个女人舍弃王心。昭君是世人眼中的“宁胡阏氏”,却远离故土,三嫁异夫。幸与不幸或许只有自知吧。貂蝉更是被易来易去,只不过是当权者的工具罢了。西施被自己的**献于越王……难道没有贵妃天下就不会大乱了吗?难道没有贵妃安禄山就不谋反了吗?都说夫差国为西施所破?倘若如此那越国又是何人所亡呢?

丝儿:哎,国之无能怎赖美人悦目?想我汉家自古都是男人主权,女子从属。谁又知道这身为女儿要比男儿要难的多。杨贵妃原本可以好好做她的寿王妃,这世上或许没有了“天生丽质难自弃”的贵妃娘娘。或许多了一个世间幸福的小女子。宁胡阏氏久入汉宫而不见圣颜。与其孤死在这永巷,天高地阔的匈奴或许是更好的。舍一人之身换来数十年的安宁,昭君定是欣慰的。貂蝉也好,西施也罢。无不是因为女子无法自主,只能屈于男子。

玉儿:正因为如此,我们更要记住她们。也正因为如此我要将她们一并呈现于高台之上,成为一暮“剧”。

丝儿:一幕?一人分饰数人?

玉儿:正是。

丝儿:莫不说易装费时颇多,如何衔接?就说这贵妃与昭君,一个珠圆玉润,一个瘦若拂柳。如何扮得?

玉儿:瘦也罢,肥也罢。我自可以从妆容服饰上下功夫。再者戏者重在表现心而非形。看者自会领受其意。

丝儿:我虽不善音律不懂什么戏!什么剧!但是出自夫君之手必是佳作。

玉儿:好了,不说这些了。这天都快要黑了,你还不进宫?

丝儿:怎么怕我扰了你与你的美人?撵我走不成?

玉儿:如今这般拈酸吃醋的,哪像是个元帅?怕皇上皇后不见你人,心中焦急。

丝儿:放心,我早有准备。夫君你可知道元帅府后有一池大如湖泊,因打理湖泊耗时耗力,便荒废了。

玉儿:只有听闻,而未亲见。

丝儿:我这让人忙了好些日子,今日才算是成了。我带你去看看?

玉儿:成了?成什么了?

丝儿:一见便知。

微月初升,月华漫漫。暮秋之夜早已没有了夏日的那翻生动,倒是多了几许明朗和嘹亮。行走中衣裾随风轻抚着茵茵青草。空气有夹杂着几分凉意,顿时神清气爽。正可谓“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

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元帅府邸足足辽阔,踏至后院也得费上些功夫。好在有佳人相伴,心中喜悦怎感体肤之乏?月光下映入眼帘的是一扇朱色的圆拱门,司清扬得意洋洋的说:“你去推开门看看”这时玉落殇带着几分好奇,几分欣喜却还有几分忐忑的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推开门。

忽然间,一个庞然大物如天外飞仙般出现在眼前,湖塘中央屹立着一朵巨石造就的莲花座,面上都镶着金箔。一时间还以为到了南海看到了观世音菩萨的宝座呢?这浩大的莲花岂能是人间物?还好这秋风甚凉吹醒了恍惚中的玉落殇。这时司清扬静悄悄的踱到了他的身旁,玉落殇转脸看了看疑惑的说道:

玉儿:佛祖菩提树下,悟得正道。你这是要莲花座上成仙?

丝儿:成个你大头鬼啊。我又不羡仙?

玉儿:那作何用?

丝儿:皇兄赐筑的戏楼再如何大总是有所拘束,不如这“金莲席地”天人合一。在这唱岂不是别有一番景致?

玉儿:金莲席地?何来此名?

丝儿:无有出处,只觉顺耳。(其实是瑶海仙岛上供放莲花轴的地方叫“金莲席地”,丝儿只不过是仿建了而已。)

玉儿:这夜幕之下只靠月光怕是看不清个究竟。

丝儿:花蕊中有无数暗孔,可置百千宫灯。

玉儿:这听戏之人坐与何处?

丝儿:九朵花瓣上皆是石雕而成的石凳。可入万千宾客。

玉儿:如何更衣换装?

丝儿:湖中有三个暗道,随时可浮出水面与花瓣相接,分别接至三处楼阁。

玉儿:你尽有此等本事?

丝儿:比起安放强□□箭,设计机关。这就如下床穿履。

他看了看她会心的笑了,轻轻的将她揽入怀中。一句话也没有说,他知道如此浩大的工程,必将迎来那些不速之客的中伤,会说她:“劳民伤财,只顾儿女情长不顾苍生疾苦。”会说她:“已丧兵家之威,草芥也无惧恐”。会说她:“金枝玉叶不在,只有伶人之妇。”她也是紧紧的抱住了他,也不曾有一言一语。她知道即便天下人不解又如何?只要他知我便可。天下人会说他“出卖如玉颜,换得黄金身。”会说他:“轨惑军中厉帅,不惜苍生俱焚”会说他:“坏了伦理纲常,帝姬玩于鼓掌。”更甚者会不会从此无人闻其音。或许人生的伴侣有时并不是要性情相投,不是要门第相对。要的是两个人的目光永远能同望一片天空。能一起实现彼此的人生,所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也就是如此吧。

丝儿:天色不早了,你就是不撵我。我也该走了,不然估计哥哥要派禁军抓我入宫了。

玉儿:且慢,看我莲花座上唱《莲花》

唱:

莲花儿开

莲叶儿摆

开在心上

开在脑海

随风自在

露珠摇摆

若隐若现

似是故人来

我愿化作莲花伴你身旁

只为那一年的盛开供养

一次一次尘世中游荡

那一声声菩提的回响

啊莲花……

丝儿:此曲比起高台大戏更是可耳,“心若莲花,清风自来。”

玉儿:可耳的还多着呢?日子还长,慢慢唱!我送你出府。

丝儿:你可记得一定要来接我,可不能跑了。

玉儿:不跑,不跑,孙悟空是跑不出如来佛祖的五指山的。

丝儿:她是一品命妇,明日必来贺喜。还望夫君“心若磐石”。

玉儿:我心似这湖中莲,安稳不动。

翌日,国婚之喜。从南熏门一直到司清扬暂居的青鸾殿都是披红挂绿,琼阶玉砌都增了一分浓重。万千乐手,百千仪官都是一身红服。列于宫殿的每一方,每一步。光是负责公主礼仪的女官都是数不胜数。按说司清扬这个身份原不是皇家嫡亲血脉的公主。不必从这內宫出嫁。但是皇上念及姑母养育之恩,又与司清扬胜过嫡亲兄妹。毕竟这个妹妹是能为他开拓疆土,御敌千里,哪个君王不喜爱?再者,司清扬一直与杜丞相势均力敌,互相制衡。丞相之女与皇帝亲兄的大婚,帝后不往是为了打压丞相的气焰。司清扬大婚如此声势浩大当然也是加其威仪。

话说今日新妇真是起了个黑早,在一众女官的簇拥下。先是用棉线开了脸,本来准备碾一碾耳垂,穿二个耳孔。却被司清扬一句:“穿耳孔是小,伤及公主玉体是大”给怼了回去。只见一件件华服披上其身,最外面的那件就是新科驸马亲自缝制的嫁衣。这些宫娥久在宫中,华衣锦服在她们眼里也只是粗麻烂布。可是还是被眼前的这件闪烁着五彩光芒,徐徐生动的嫁衣给镇住了。不过今日体大,也只是愣了片刻。照旧在嫁衣上披上了霞帔,霞帔上用金线绣的是团凤的图案,前面的坠子坠的是硕大的红宝石,宝石下连着一个金色的穗子。这凤冠也是奢华至极上面是九凤贺春,每个凤尾上都镶着各色的宝石。凤喙上叼着由数个南珠制成的串子,下面是金缕制成的百花。一眼望去怕是有几十斤之重。司清扬平身第一次这么任凭别人摆弄。脸上露出出阁姑娘的羞涩,两腮微微染桃,双眸流出楚楚柔情。真是“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玉落殇启程入宫门迎亲,浩浩荡荡的来到了南熏门下。被宫人带到宫门内室。皇上已端庄正中。宣圣旨,赐妆奁。什么琉璃绸缎,什么奇珍异宝,什么稀世兵器,什么名家字画。总之只要能赏的毫不悭吝的都赏了。圣旨毕玉落殇才换上驸马服制,这俗人都是:“人靠衣装,马靠鞍”,更别说是这“面若潘安,颜比宋玉”的驸马爷了。只见他身着正红蟒袍,头戴金冠,玉佩叮当,满面喜气朴来。驸马与所娶公主同阶,这嫡长公主驸马与藩王同序。全身上下能挂的地方都挂满了各式玉件金器。要娶千金,必先负千金之重。虽说戏台上身经百战,别说如此大的阵仗,就是寻常男子娶妻,怕也心中紧张。玉落殇也是紧张的手心直出汗,一行一举莫不听仪官指挥。虽说拘谨倒也合体。叩谢皇恩后,又受群臣拜贺。这时才往新娘子的宫殿赶,至青鸾殿门前停下。只见今日木赫王子也是一身喜服立于殿前,玉落殇方才想起木赫是送亲使。两人目光相视,互相行礼。这时听见号角声杨,数声之后司清扬才迟迟出殿,右边搀扶她的是落墨,落墨今日也是美若娇娥。落墨不意间与木赫目光交错,两人霎时面红耳赤,便赶紧收了目光。左面扶着她的是卢夫人,卢夫人一直嘴里说着:“公主请迈右脚,公主此时不可言声,公主请下台阶。公主请……,公主请……。”

众人将公主扶至木赫处交于王子,王子牵着她向驸马走来。或许在王子心中希望时光就此停滞,希望这数十步的路途犹如千里之遥。或许他心中有千般无奈和万般不舍。或许他无数在梦中见到站在对面迎娶公主的是自己。但是此时此刻,他只能掩去心中的忧伤,面露笑容的将挚爱拱手让与他人。谁人知道这笑容背后的酸楚?驸马牵过公主,谢过王子。心中想这条路虽一波三折,上天竟有美意。成全了这旷世奇缘,他知道今日携了她的手,他日无论风云变幻,繁华荒芜他都不会松开,他钟情的是眼前的女子,而非天下人仰慕的“庐阳护国长公主”。叩谢了帝后,以及自己的岳母和岳丈。今日才第一次见这位传说中富可敌国,却又如归隐中人的岳丈大人。慈目和颜,却透着一股看清世事的模样。殿下左边依序列着的是从王公至群臣,右边依次列着各阶外命妇。当然蜀山王妃以王妃之尊必站于前首。此时的驸马全然忘了旧爱亦在,近在咫尺又如何?照样“目中无人”。真的是:“心中若有良人,眼中便皆是路人。”牵手走过了玉阶,受了拜贺。公主于青鸾殿外乘车舆,驸马骑御马。整个西京城今日是倾城罢市,万人空巷。都来道贺公主大喜,“百族街”的各族兄弟姐妹穿着盛装,在人群中翩翩高唱,平日里喜爱玉落殇的戏迷们今日也都齐齐来贺,有的女眷还落下不知是感动还是艳羡的泪水。上至八旬老翁,下至襁褓婴孩,除了那不能行走之人,怕是都在这街上了。那“庐阳书院”的孩子们手拉手唱起:

高楼高楼十八家,打开门帘望见她。

粉白脸、糯米牙,绣花鞋、万子花,大红袄子四拐揸。

回家去问我的娘,卖田卖地娶来家。

热水又怕烫了她,冷水又怕寒了她;

头顶又怕摔了她,嘴含又怕咬了她;

烧香又怕折了她,不烧香又怕菩萨不保佑她。

因车舆并无珠帘,大家都争相来一睹庐阳公主的盛世之容。司清扬被这可爱的百姓动容了,于是叫停仪仗,下了车舆,抛去了绣着花好月圆,四角坠着金制喜字的盖头,拉下玉落殇同步于人群之中。在欢呼雀跃之时,忽闻各种香气,寻香望去。不管是树上花,还是地上花,还是那池中花。无不欢颜绽放在道贺,真是“百花齐放”。正当众人唏嘘感叹之时,天上传来悦耳的禽鸟之歌。只见九十九吉祥鸟,九十九只金孔雀,九十九只喜鹊,九十九只……各色禽鸟共百余种盘旋与空中,摆出一个“喜”字。霎时又飞来百余只禽鸟,口中衔着一件各色羽毛织成的七彩羽衣,直接落在司清扬的身上。在场之人人人吐舌,各各称奇。莫不说旁人就是这新婚夫妇二人也惊的不知所以然,不过皇家婚礼仪序繁重。思量不了许多。还得继续下一个仪式。好容易到了元帅府,喜气不亚于内宫,高朋满座。奇的是两人刚入府就见“日月同辉”,这大白天的怎么还能有月亮。真是千古未闻之奇闻。

这一天下来司清扬比上阵杀敌还要累了许多,玉落殇就更不用说了。终于成了婚,累坏了的二人终于可以坐下来歇歇。玉儿赶紧帮丝儿取下那重如千斤顶的凤冠,又帮她褪去了厚重的喜服。就着案上的茶果,解了解饥乏。

玉儿:今日好生离奇,怎会“百花齐放,百鸟送嫁,日月同辉。”?你这到底是何方妖孽?

丝儿:你才是妖孽,我也是不解其中之意。不过你知母亲封号“百花公主”,据说母亲出生之时,一声啼哭。方圆百里,目及之处花皆含羞。所谓:“一花初生,而百花羞尽。”所以封号“百花公主”。花儿们怕是顾着和母亲的机缘吧?

玉儿:那那些禽鸟送嫁如何解?

丝儿:我乃青鸾之主,青鸾乃五凤之一。是百鸟之王,百鸟朝贺也说的过去。

玉儿:日月同辉?你怕不是与嫦娥素谙交好吧?

丝儿:你当我猪八戒啊?或许我每每对月诉衷肠,她真能听的见。若非神力所为怎能日月同辉。

玉儿:早些睡吧,为夫累的已经顾不得你是不是妖孽了。

丝儿:哎呀,这床上是什么玩意儿?

玉儿:枣…生…桂…子。

丝儿:明天让膳房煮了吃。这些个真是浪费。

玉儿:你就知道吃,月亮啊…月亮。

话说这一头,驿馆里的木赫王子已喝的是酩酊大醉。忘不了曾与你策马扬鞭,

忘不了与你举杯共饮。

你从画中走来的那一刻,注定我今生已在劫难逃。你本应是我帐中妃,而今却做他人妇。

我曾是大漠一雄鹰,如今孤影对苍天。

洞房花烛,春宵一刻,痛彻我心扉。

低帷眠枕,轻轻细语。抽走我最后一丝魂。

爱入膏肓,为你飲下断肠毒药

能不能让我在梦里爱一回,可却泪湿罗巾梦不成。

能不能让我与你再醉一回,可是红颜已去不回顾。

从此天涯陌路,为你用尽一生情。错过了今生,能否相约来世?

为你守护关山路,愿你不再挥戟沙场!

延伸阅读

宏途加盟  http://www.naked-truths.com/y21s.shtml
宏途渔具总部是设计、生产、销售垂钓用品,户外休闲家具用品,主要以钓椅、渔具用包、休闲

西比客加盟  http://www.naked-truths.com/6y2v.shtml
西比客甄选各地优质绿色水果,非转基因,保证鲜果质量。缤纷鲜果中富含维生素及活性成分,

丹荣化妆品加盟  http://www.naked-truths.com/x5zb.shtml
丹荣化妆品成立于2002年初,是一家是集研发、生产、营销为一体的化妆品高新技术现代化

亚诚衬塑复合管加盟  http://www.naked-truths.com/yfvd.shtml
天津市亚诚钢管制造有限公司位于天津市静海县经济开发区,距全国的钢管生产基地大邱庄6公

新东方留学加盟  http://www.naked-truths.com/6nj9.shtml
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旗下新东方留学(即新东方前途出国),中国十大教育培训机

状元烤蹄加盟  http://www.naked-truths.com/uqq4.shtml
状元烤蹄定位于大众消费,面向工薪阶层,专门是为老百姓量身定做,它经过了市场的层层考验

江澈环保紫外线消毒器加盟  http://www.naked-truths.com/pql1.shtml
江澈环保紫外线消毒器广泛应用于食品饮料果蔬保鲜加工储存泳池景观用水化工净水中水污水废

雨凡加盟  http://www.naked-truths.com/dhgn.shtml
雨凡毛绒公仔总部是毛绒玩具、儿童玩具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

靓衣加盟  http://www.naked-truths.com/ypel.shtml
暂无

伊呀贝比母婴用品加盟  http://www.naked-truths.com/g6op.shtml
伊呀贝比母婴用品通过与雅培、惠氏、亨氏、雀巢、多美滋、百立乐、美赞臣、贝亲、卡拉贝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玄幻都市之最强老爸在线阅读第八章

    顾南星还在说着,“算了,也不要对它太苛责了,能合成厌食症药物已经很了不起了。”“不止。”艾小满笑着摇摇头,“它在实现碳碳成键方面太有效了,因此免不了在医药、农药、香料方向的广泛应用。比如合成□□、用作药物甲妥因和利胆醇的中间体……”顾南星对很多药品的物性和用途自然不如艾小满知道得多,他有点惊讶,“□

  • 我们的少年时代之越过世界在线阅读莲花落

    柏戏武似是饿得狠了,也不在意,几步就冲上来抓起那饼来就要往嘴里塞。那丢饼的青衣小厮却一脚将柏戏武手中的饼踢飞,“哎!怎么地,讨饭讨的连点规矩都不懂了是不?是你的么你抓起来就吃?不会道谢是不?”边上那小二也帮腔道:“就是就是,想这种狗崽子就该活活饿死。给他们东西吃简直是浪费之极。”小乞儿柏戏武听了之后

  • 梦想大跃进第九章在线阅读

    云笑笑眉头一挑,很是惊讶地看着洛天君。虽然知道他有些老成,但又岂是“老成”能够形容?看来自己的妹妹和妹夫,生了一个很了不得的孩子啊!“你是故意吃掉那个rou-qiu果实的?”云笑笑忽然问道。“嗯。”洛天君点点头,微微垂下眼睑,看了一眼自己手掌上鲜嫩粉红的ròu垫,主动解释道:“好奇这种神奇的力量!”

  • 直线命运在线阅读第四章

    深夜,陆颜悦轻轻的翻动自己的身子。陆颜悦也不知自己究竟是经历了什么,会把自己搞得全身是伤。从苏苏口中得知,自己是从狩猎场被陈尘一带回来的。回来的时候,就已是浑身是血,刀伤箭伤一应俱全。眼睛的伤是因为沙土进入而感染,昏迷了三天,这才醒来。翻身的疼痛不禁让陆颜悦困意全无,脑海中不自觉的幻想自己穿越的各种

  • 综英美/咸鱼粘锅在线阅读第五章

    “你好,你好,我叫林风。”林风下意识的用手擦了下嘴边的口水,想都没想直接就握了上了,整个过程快的都没让林风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有句话怎么说,就怕空气突然的安静,唐果一副被玩坏的样子,想发作也不是,不发作也不是,最后坐下来掏出纸巾狠狠的擦着自己的掌心。尴尬,贼鸡儿尴尬,林风啊林风,枉你还想撩遍整个实验

  • 每天醒来都是超级英雄[综英美]在线阅读第四章

    昏睡中的英子就像旁观者一样,看着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女人,过着另一种毛骨悚然的生活。那个女人按照父母的建议结婚生子,过着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村妇生活,甚至远不如普通村妇。丈夫的花天酒地,孩子的哭闹淘气,父母的沉默隐忍,一切的生活重担全部压在那个女人瘦弱的肩膀上,那张和自己长的一样儿的脸庞没有了一丝活力

  • 关于我比女主苏这回事之猫面铁齿鼠

    天刚泛起鱼肚白,清晨的阳光很是温暖亮丽,而这样温暖的阳光本该照耀在任何一个地方。现在却是有这么一个地方,因为其中迷雾重重,将洒落到林中的阳光全部遮挡住了,导致林中一丝丝阳光都没有。而这个地方就是大云山,太明宗招收弟子的试练之地。林中一处角落靠着两棵大树睡得正香的狂小澜和龙京悦以及李笑西。而在三人一旁

  • 综漫大陆的超能力者之狭路相逢(7)

    出南天门时天色已暗,长依同无念二人更是一刻不得停地往回赶去。无念召唤祥云得心应手,想来也是下了一番功夫苦修的。脚程快风自然就大,长依怀中紧紧抱住装满蟠桃的篮子,就怕自己一个疏忽,得不偿失。无念冷不防瞟了她一眼,不禁偷笑:“你也是正正经经历劫飞升的仙,怎的被腾云驾雾吓成这番模样?可紧着点,万一掉下去,

  • 九幽战界第1章在线阅读

    羌塘自然保护区。总面积2980万公顷,附近就是可可西里。名义上是保护生态系统和珍稀野生动物种群的自然保护区。法律明确规定不可随意进入。非法侵入者将实施A级记忆修正,以LV1普通工作人员的身份进行人格替换,必要情况下将进行整容手术。羌塘自然保护区的本体是人类文明存续观测站的站点之一,编号为二十四号,主

  • 迷失次元第9章在线阅读

    王镇抬眼望去,只见清源派掌门邬婆婆头戴齐鼻帷帽,手中握着代表清源派掌门信物的“赤寒”铁剑,这些都不足以让王镇感到惊讶,让他感到吃惊的是这位叱咤武林的一派之主竟然如此年轻。是的,王镇透过帷帽轻纱,向邬婆婆瞧去,只见她最多只有四十几许的年纪,和六十岁的华婆婆相比,着实年轻不少,却又被武林同道称呼为“婆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