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x0LZ6P qx0LZ6P
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我成了反派金手指[快穿] [参赛作品]第九章在线阅读

作者:鸦莎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夜君和张龙在那饭馆聊得正开心呢,突然张龙就脸色大变,如临大敌。“好强的灵魂之力,是谁?”

“怎么了?”夜君看着张龙的表情,开口问到。以他的修为还感受不到犬容散发出来的灵魂力量,自然不知道张龙为何脸色大变。

张龙皱着眉道:“有人用神识在到处扫描,此人修为高强,不知所谓何故。”

夜君淡淡一笑,说道:“管那些做什么,跟我们又没关系,咱们继续喝酒聊天就行。”说这话时夜君完全没注意到,他身后的空间泛起了一丝丝涟漪。

张龙点点头,道:“也对,咱们继续喝......老弟,小心......身后......”话还没说完呢,脸色巨变的张龙就看着夜君从他的面前消失了。

“空间神通,虚空手。妖神宫,犬容吗,看来麻烦大了。老弟怎么会惹上这个煞星。”张龙不愧见多识广,一眼就猜出了那抓走夜君的是什么人,用的是什么手段。

狂沙宗会客大殿内,一众各宗大佬以及天才晚辈们都看着这个被犬容以无上手段抓来的散修,正是夜君无疑。夜君也骇然的看着周围这些明显修为高绝的前辈高人。

看着自己面前一直微笑看着自己的中年男子,夜君觉得毛骨悚然,赶紧将自己手中的酒碗收进自己的乾坤袋。周围的人修为都要比他高不少,自然都是看到了夜君的小动作,但也都没在意。

“听说是你小子最先发现那些变异红颚食人蚁的?”犬容微笑着看着夜君,问到。

夜君这才明白过来,这一众前辈高人把自己擒来,居然是为了那些蚂蚁的事。

夜君点点头,道:“是的,确实是晚辈最先发现的,当时晚辈差点死在那些红颚食人蚁手中。”

犬容接着道:“把你发现红颚食人蚁的经过一字不差的说出来。”夜君不敢隐瞒,只能将自己那晚的经历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后来我就昏迷了过去,还是缥缈阁的前辈和仙子们救下的我,之后的情况我就一无所知了,只是在醒来的时候听说缥缈阁和药王谷的前辈们带着一众散修前往那片绿洲将其灭杀了。”

“小子,按你这般说来,你也不知道那些红颚食人蚁是从何处而来了?小子,你是不是没说实话啊,我看你并非是一无所知,而是不想告诉我们吧。既然如此,那我只好自己从你记忆里取了。”

夜君大惊,这家伙是打算对自己使用搜魂之术啊,于是赶紧说道:“前辈这是何意,晚辈并未说一句谎话,也未曾有一点遗漏。可以说晚辈对于前辈问题做到了知无不言,前辈如今如此做,难道不觉得有失身份吗?”

犬容一哼,冷声说道:“知无不言?谁知道你是不是知无不言。小子,你也别想在我面前耍心眼,我自会有自己的判断。”犬容也不跟夜君废话,话一说完,便将手搭在了夜君的头上,开始了搜魂。

搜魂术起源于魔宗,后来传遍大陆,只不过此术甚是残忍,很容易对人的灵魂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尤其是被强制搜魂的人,事后不是疯了就是傻了。如今犬容不容夜君分辨,直接对其使用了搜魂术,仅仅就是因为夜君可能隐藏了一些实情。

站在犬容的立场来说,他的所作所为并不过分,不过对于夜君来说就干系重大了啊,事关生死。除了犬容所在的妖神宫,此地剩下的人都是正道大派之人,见犬容直接对夜君施展了搜魂术,也是脸色难看。虽然夜君只是个散修,但这些人自诩正道大派,自然是看不惯犬容使用这魔道手段来对付一个小小的散修的,不过也没敢出手阻止。

“前辈手下留情。”“容叔,且慢。”一连两个年轻女子的声音在大殿内响起,想阻止犬容对夜君搜魂,只可惜迟了一步,犬容已经动手,磅礴的灵魂之力已经侵入了夜君的识海。

发出声音两个女子正是上官筱柔和胡媚儿,二女毕竟是后生晚辈,对搜魂术这样的残酷手段从来都是只问其名,从未见人施展过,如今有人当着自己的面施展这种邪恶的法术,两女都是有点反感。相比之下,剩下的那些人就要淡定多了,一个个只是看着犬容施为,何来为夜君求情一说。只是让这些人没想到的是胡媚儿居然也会开口。

再说夜君,从犬容的灵魂之力进入自己的识海开始就陷入了呆滞状态,双眼大瞪,眼珠上翻。

“咦,好强的灵魂禁制。”犬容在夜君的识海内发现了不对的地方,对方的灵魂居然被一股强大的灵魂禁制所保护起来。

就在犬容触碰到夜君识海内的灵魂禁制之时,从夜君的识海之处突然传来了异变,一道淡淡的灵魂虚影从夜君识海冲出,浮在夜君头顶。众人都是高人,自然认得出来这灵魂虚影只是某个修为高超之人的一缕灵魂之力。

只见从夜君识海冒出的灵魂虚影很是生气的样子,一出来就开口大骂。“是哪个找死的东西,居然敢打我徒儿的主意。”

众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灵魂虚影给吸引了目光,包括打算强制打破禁制搜魂的犬容。

“居然是你这老家伙。”看着那道灵魂虚影,犬容惊讶的说道。这道虚影他认识,不光他认识,在座的有好几个都已认出那道虚影到底是谁了,不过他们可就不是惊讶了,而是害怕,因为这是一个比之犬容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厉害人物,不管是修为还是手段,都是如此。

让他们害怕的根源并不是这道虚影,而是这道灵魂虚影的本体以及他刚才的话,按的他话来看,这随便抓来的一个小散修居然是他的弟子,而自己这些人却漠视别人对他的弟子施展搜魂术,这才是最关键所在。若夜君真的有个三长两短,那在座的众人估计没一个能讨得好。

虚影自然也看到了自己的徒弟被人抓在了手里,一看之下,大怒,居然还是自己的老友。

“老狗,你干什么,居然敢对我徒儿施展搜魂术。你给老子等着,看我回来不打掉你一嘴狗牙,还不快放开我徒儿。”

犬容很是无语的看了看那道虚影,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夜君,不确定的对着那道虚影问道:“老家伙,你确定这小子是你徒弟,你不会认错了吧。”

虚影:“滚,老狗,我跟你说,你完了,你给我等着,居然敢对我的宝贝徒儿施展搜魂术,我一定要打断你的狗牙。你也别想拿咱们对年的交情来说事,我跟你说,你敢对我徒儿下手,咱们的交情就断了,断了,哼。”

“断就断,怕你啊,老东西,再敢惹我,信不信老子一把捏死这小子,哼,威胁我。有本事你就钻出来,老子一口咬死你,来啊。”犬容作势真的将手做使劲的样子。

“别别别,大哥,你是我大哥,咱不断,不断还不行了。先把我徒儿放了,放了,咱俩的交情谁跟谁啊是不是。”刚才还一脸气愤的灵魂虚影见了犬容的动作之后马上变成了一副乖宝宝的模样,配合上那一张苍老的脸,看得众人一愣一愣的。

“这还差不多。”犬容气顺了,竟然真的将夜君放了,夜君自然当场就醒转过来了。

“咦,没事?”夜君发现自己竟然什么事都没有,完全没有被人搜魂的症状,见一众人都莫名其妙的看着自己,他也想不明白为什么。

“乖徒儿,没事吧,有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有就跟师傅说,师傅给你讨一个公道。”灵魂虚影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吓了夜君一跳,不过瞬间就反应过来了。

“师傅?您......您怎么在这儿?不对,您这幅模样......师傅,你发生了何事,为何只剩下了灵魂。”本来还高兴无比的夜君见到自己师傅居然是以灵魂形态出现,立刻变得伤心欲绝。

呃......众人一阵无语,这没见识真的是可怕啊。

“瞎说什么呢,这只是我的一缕灵魂之力,先前一直存在于你的识海,只是此次被这老狗惊动了,这才显行出来。跟师傅说,这老狗有没有欺负你,师傅给你报仇。”

“原来您没事啊,害我白担心一场。”夜君转悲为喜。“师傅,老狗是......”话才开口,就被人一巴掌拍在了后脑勺。

“他妈老狗也是你小子能叫的,叫师伯,明不明白。靠,白痴玩意。”犬容怒气冲天的拍着夜君的后脑勺,一下接着一下,边拍还边说教着。

见自己的宝贝徒儿被人一下又一下的拍着后脑勺,大气。道:“老狗,你再拍我徒儿试试,老子不打碎你狗牙。”

犬容嘿嘿一笑,看着夜君师傅的虚影,然后又拍了夜君一巴掌。“我拍了,你倒是来打碎我的狗牙啊。我记得当年你就是这么拍我家那小崽子的,哎呀呀,没发现,这拍人的感觉真不错啊,看来以后得多拿着小子试试手啊。”

“你......”虚影气急,又反驳不了,当年自己好像确实拍这老狗的后辈来着,只是没想到如今风水轮流转,轮到自己徒弟遭殃了,他还能说什么。

要说此地最是无辜的当属夜君无疑,本来自己好端端的和刚认的前辈大哥喝酒,喝得正高兴呢,先是被姚红给卖了,接着又被犬容以无上神通给擒拿来了,再接着就是被强制搜魂。如今好不容易见到自己师傅,正高兴呢,就又被犬容禁锢在原地,一遍又一遍的拍他后脑勺,关键是他连张嘴都做不到,只能默默承受屈辱。至于其他人,都已一脸怪异的看着这场别具一格的,呃,认亲仪式?

延伸阅读

海贼之与龙有缘在线阅读真的很简单吗?  http://www.sydzpx.cn/gjb8.shtml
在所有人都通过冰风走廊之后,罗清寒开始针对学员们的错误进行点评。宁飞也在听讲,班上同

重生之踏浪而上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sydzpx.cn/awfo.shtml
司机把闵瑟西从医院送回了秦家。但属于她的卧室已经没了她的物品,卧室里空空荡荡的,只剩

混在灵魂摆渡修仙的日子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sydzpx.cn/yuek.shtml
夜色里,一个小土包中钻出一条食指大小的白色幼蛇。“嘶嘶~”幼蛇吐着红色的蛇信子,抬着

相府美人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sydzpx.cn/x735.shtml
拐过四个直角、五道门的甬道,再穿过一条三尺余宽的里弄,陶知影几人在府司西狱中见到了谢

魂武界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sydzpx.cn/uhc.shtml
第6章太乙神针这是一个无比冷艳的女人。她气质清冷,妆容精致的仿佛是从画卷里走出来的俏

九甲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sydzpx.cn/nu2l.shtml
“媳妇啊,咱接下来去哪儿啊?”周白嬉皮笑脸地问道。“我不是你媳妇。”书婉兮走得更快了

我在洪荒当城主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sydzpx.cn/dvc1.shtml
闻曜挂了电话后,始终觉得很兴奋,他想把这个消息告诉关系好的人,但是他又向他个保证,不

身为豪门总裁Omega的我要离婚第八章  http://www.sydzpx.cn/aczh.shtml
那天的事谁也没有再提起,无论是筋疲力尽从魔药教授办公室出来的德拉科,还是据说在第二天

救命!我的同桌每天都在被鬼附身怎么破?在线阅读惊变  http://www.sydzpx.cn/xocy.shtml
将灯笼插回廊下,苏蕴明领着吕殊怀和他的书僮款款走进堂屋。此书僮非彼书僮,所以与吕殊怀

师门有妹初养成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sydzpx.cn/av8n.shtml
距离校门外那次对话过去了很久,家长似乎也有些厌倦了日复一日的堵门,那些七大姑八大姨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红楼之亲爱的阿福第六章

    码头上人头攒动,众人见停靠了一艘大船,舱门后隐有婢女俏影来回走动,婆子忙忙碌碌,知应是哪家大户的女眷走水路进了京,纷纷停下脚步观望。孟夫人从刘嬷嬷手里接过一顶紫罗纱帷,戴在女儿的头上,紫纱及肩,遮住了嘉芙的面,她在孟夫人和甄耀庭的陪护下出了舱,透过随风飘拂的面纱,一眼看见岸上停了一匹骏马,马背上骑坐

  • 死而复生心之声

    第七章沉默赶路,良久,鸣人才问她一句:“那优希认为,忍者是什么呢?”是力量,是血腥,是恩仇,是工具,是无能为力,是仇恨的锁链……千言万语,最终化为一句:“忍者,是不幸。”明明有着无与伦比的力量,却处处受制于人。只能等待着其他人的任务安排,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强大如千手柱间,如宇智波斑,最大的愿望也只

  • 丁晓白和于小柏搬家

    ‘嘀嘀嘀…’‘嘀嘀嘀…’温暖被窝里蜷缩着的桉佑忽地睁开眼沉默良久,不耐烦地关掉床边的闹钟,整个房间又安静了几秒。“佑佑,佑佑,赶紧起来了,早饭煮好了啊,快点起来,今天比较忙,赶时间。”随即,门外响起敲门的声音。五月初清晨的阳光还很温暖可亲,窗外树影浅浅地映照在白色被褥上,盈盈可爱。真是的……每次都喊

  • 让你咬一口在线阅读第一章

    宽敞的卧室墙角亮着一盏夜灯,灯光幽暗昏黄,光线安静又柔软。青白的月光从窗帘缝钻进来,照亮了房间内的大床。床宽两米半,上面摆满了奇奇怪怪的布偶。床中央,奶白色的被子下蜷着一坨不明物体,被子一角睡着一只四脚朝天露肚皮的橘猫,橘猫尾巴勾着一只从被子里钻出来的脚。画面安静和谐。然而下一秒,房间内忽然响起一道

  • 就喜欢你宠我的样子gl第四章在线阅读

    #当红偶像春晚后台采访##程颐舟疑似解约辰远##xx男团回应单飞质疑##H地十年难遇降雪##春运#……除夕夜才刚过,热闹的氛围却持续不断。**新闻和社会新闻交替踩着对方的肩头爬上热搜榜,但始终不敌霸占在榜首的春晚话题。无论是喜欢还是不喜欢,无论是认真看还是当背景音乐,男女老少都能说道说道。房间里,女

  • 病娇的你和无能的我在线阅读第八章

    欧阳云今天晚上又找了薛炎彬,想跟他聊聊飞车……通缉犯:干嘛?车神:你叫薛炎彬是吧?今年夏季联赛的季军!通缉犯:天哪,你才知道啊。看来你真的是个新手,我信了!现在车队的人只要跟我切磋过的都能猜得出我是谁……车神:我擦,知道了也不告诉我!什么团队精神!通缉犯:……有没有兴趣来上海?你一个新手就有着这一老

  • 副本星球[无限]数据

    地区预选结束,距离都大会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东京的天气也慢慢变得热起来,越来越像夏天了。方才五月中旬,败者的夏天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唯有胜者才能用汗水一滴滴铺就通向下一个舞台的道路。城田和五十岚打完练习赛,回部室的时候,二三年级正选正在里面开会。五十岚拉住城田没让她敲门,然后她们听到前两天刚回来的教鸣遥

  • 我宠的,有意见?.在线阅读交锋

    等南宫仪擦了把额头的汗,吩咐摁住秦佑的黑衣人道,“把他抬到前头客栈去”之后,黑衣人按捺不住了,上前一把拽住了南宫仪的胳膊,压低了嗓门道,“让他们送去,你跟我来。”南宫仪莫名其妙被他扯住,不由有些恼怒,低喝一声,“放开!一个大老爷们拉拉扯扯的,干什么?”完颜烈本来没顾忌到这么多,一听这话,顿时闹了个大

  • 天罡地煞再聚义之荡波离岛险中求

    一天、两天……封江月数着日子。据射雕原著所述,黄蓉见到周伯通之后,很快便被黄药师发觉,并因此被责骂而负气离岛。“你怎么心不在焉?”黄蓉装好食盒,笑吟吟地问:“我待会再去问周伯通些事,就与爹爹挑明,你觉得如何?”“今晚么?”封江月怔怔出神。由此可知,黄蓉今夜便会离岛,她是否该做些打算?黄蓉若是离岛,难

  • 鲸落海底皆为你[名侦探柯南]之天外战争

    原本有着熙熙攘攘人群的城镇,烟雨楼台的街道如今.......再也不复存在。留下来的只有十分残破的房屋,风沙烟雾弥漫,原本的阴雨天因为强大到了气息极点的蘑菇云的升起而消散,四周变成了坑坑洼洼的烂土,严重的核辐射几乎杀灭着这片地方的任何生命。在满天弥漫的黄沙中,一个身材魁梧的看上去有些萧索的身影,十分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