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x0LZ6P qx0LZ6P
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霹雳]谁把浮生醉一场第五章

作者:落月残沙 来源:晋江文学城

宁安很不忿,她觉得自己这么一个红颜祸水,怎么能当别人妈呢?在上个系列里,她扮演的可一直是狐媚子、娇娇女的角色啊。思及此,她决定以后连沉生活上那些小事都交给黛蓝处理,自己只在大事上掌握方向就好。

于是连着几日她都没有理会连沉的事情,过了几天后,却突然觉得心里惶惶的,好像缺了点什么。听闻连沉正和武九等人在校场练武,她默了默,还是打算去看看。

到了校场,连沉果然在和武九等练习剑术,见到她过来,当即停下动作恭敬行礼。宁安摆了摆手,让他们继续训练不用管自己。随后目光在连沉脸上转了一圈,微微一笑。

自她从校场外走进来,少年的目光就一直没有离开过她,连着被武九用未开刃的剑锋敲了几下手臂,也没法定下心神。这会儿看到她的笑,少年心中蓦地一跳,咬住下唇。

黛蓝和釉青搬来桌子,又架了把大绢伞,服侍宁安坐下后便站到她身后。宁安看着明显比刚才紧张的连沉,鼓励道:“别因为本宫来就紧张,好好应战,让本宫看看你这几个月都学了些什么。”

连沉点点头,转过身去,握紧手中剑,眼神越发坚定。侍卫武九眼角抽了抽:怎么说得跟就这小子紧张一样,您在旁边看着,我也紧张好吗?

两人蹲身,摆出架势,风声掠耳,兵器在空中擦出火花。宁安坐在旁边,欣赏着两人矫捷的身姿。釉青看得两眼发直,小声赞叹:“武九侍卫真威风,出剑的动作太潇洒了!那小奴隶也好厉害,短短几个月时间,看着就像是学了好几年武一样,难怪公主能在角斗场一眼看中他!”

宁安失笑,心中有些得意,提醒:“以后叫他连沉,别小奴隶小奴隶的。”

釉青吐舌,不好意思道:“奴婢记住了!”

那边一战已毕,武九毕竟是常年习武,脸上丝毫不见疲色,可连沉就不一样了。他身子尚不算强壮,打这么几场下来,脸上就布满淋漓大汗,喘气也有些不匀。两人面向宁安,等她评价。

宁安对武九道:“辛苦了,下去喝点儿水吧。”

武九干练地点头,转身头也不回走了,她又向连沉招招手。校场中间是夯实的黄土,边缘则是一阶高的石砖地。连沉提着剑走过来,站在台阶下,与她对视便需要稍稍仰头。宁安抽出袖中的帕子,轻轻按在他汗湿的额角,道:“动作不错,看来这些日子是用了心的。”

木兰清香萦绕鼻尖,他手一抖,握紧剑柄,随即心田又涌起一股雀跃激动。他得到夸奖了!

宁安恍若未觉,垂首擦着他脸上的汗,一面在他身上打量,蹙眉:“练得这么辛苦,怎么就不见你吃的多?厨房送去的蛋白和鸡肉都吃了没有?”

连沉乖乖点头:“吃了。”

宁安叮嘱:“那就好。你现在不能挑食,厨房送去的东西都要吃完,也不能随便加餐。哦对了,郑大夫给你配的汤药也要按时服用……”

女子声声低吟,洁白的手绢在他粗粝的肌肤上擦过,细心而又温柔。听着从她嘴里吐出的声音,鼻尖萦绕着手绢上清冽的香气,连沉眼中起了层雾,连气都不知道该怎么喘了。

宁安擦完汗,将手中的帕子一叠,顺手就交给了一旁的黛蓝。转头却见连沉还盯着那帕子,眼睛都不眨一下。

她正想问她在看什么,忽听旁边有人道:“启禀殿下,周侍郎求见。”

宁安愣了愣,半天才把周侍郎和周月棠对上号。奇了怪了,他们这都多久没联系了,他怎么会突然来见她?

“让他过来吧。”淡淡吩咐一句,宁安重新坐下,看那边武九也已经休息够,神清气爽过来了,便对连沉挥了挥手:“继续练功去。”

“是。”连沉低头,乖乖回到校场中央。

宁安等了一会儿,便见到管事的领着个青衫男子从校场外走了进来。她没有给他加椅子的意思,而是站起身来,走到伞边等他过来。

周月棠脸上的神情就不是很好看。他早知道公主府有演武场所,却没想到修得如此宽阔,都快可以容纳千名府兵了。拥兵自重,这是大忌,他很不满意宁安公主这种不知轻重的愚蠢行为。

宁安不知他想了这么多,见他过来,便笑问:“侍郎怎么来了?”

周月棠压抑着心中厌恶,露出一个儒雅淡笑:“公主不欢迎臣?”

宁安打量了一下他,扯出一个笑:“侍郎多虑,只是听说朝中近来事务繁忙,想您特地前来,必然是有事的。”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望着宁安的笑脸,周月棠竟悟出了这么个意思。他微不可见的蹙了蹙眉,实在有些难以相信。往常他躲着宁安公主,她却非要凑上来,见着他,便软得跟绫罗似的,恨不能寸步不离跟在他身边,让他十分厌烦。如今他们已有四个月没有见面,她一次没有去找过她,现在竟还有逐客之意?

不知为何,周月棠心中竟有些失望。

片刻,他眉目一舒,道:“公主聪慧,臣的确有事相与公主商量。是关于户部尚书杜利海受贿一案,臣有些顾虑想与公主探讨。”

杜利海?宁安在脑中搜索了下这人性命,没想起来原著有这么个人物,但这个名字的确在哪儿听过。想了想,她犹疑:“杜彦山……”

“彦山兄正是杜尚书之子。”周月棠解释一句,又疑惑:“公主认识彦山兄?”

宁安怎么可能认识,只是在原著中看过而已。难怪她对这个杜利海没印象,因为她有印象的是他的儿子啊!杜彦山和周月棠同为三皇子的谋臣,表面上两人是朋友,实际上却是情敌。是的,这个杜彦山也是女主的追求者之一,只不过他爱得深沉,爱得无私。为了心爱的女人,甘愿在情敌手下做事。

宫变之中,正是这两人合力把三皇子推上皇位。在小说的后半部分,两人因功高震主,惹来三皇子猜忌,为了让女主幸福,杜彦山又和周月棠合作,把三皇子拉下了皇位,助男女主的孩子登基为帝,最后,带着对女主的爱归隐山林。

看时间,杜彦山这时候还没被周月棠收服,或许,这是她的机会。

原著了连沉是死在周月棠和杜彦山谋划的宫变之中,而宫变的目的是为了扳倒太子,扶三皇子上位。如果她帮助太子保住储君之位,这场宫变还会不会发生呢?

想到这里,她是真动了心思,不由道:“不认识,只是听说过。不过周侍郎怎么想到找本宫了,这是朝中之事,恐没有本宫插手的余地。”

周月棠还没有习惯她在自己面前自称本宫,默了默,道:“杜尚书贪污一案,是太子殿下在审理。”

宁安了然:“周侍郎是想让本宫去太子哥哥那里说说话,让他放杜尚书一马?”

周月棠道:“臣不是投机取巧之徒,只是杜尚书为官清廉,此事必有隐情。臣想请公主告知太子,让他稍安勿躁,切莫动狱中之人,另外,费心追查一下可能遗漏的线索。如果太子不介意,臣这边也会帮着追查,只是臣不当其职,恐插手此事引太子误会,所以特来向公主说明。”

宁安道:“侍郎不必担心,若杜尚书当真清白,本宫相信太子哥哥定会查明真相。”见周月棠还要劝,赶紧道:“本宫也会记得把侍郎的话转交太子哥哥。”

周月棠松了口气,俯身揖手:“多谢殿下。”

宁安笑了笑,转身不想受他这个礼,却不想脚下一紧,踩到裙带,身子便猛地向前扑去。周月棠见状,连忙展臂,将温香暖玉接了个满怀。

果然,之前的冷淡都是欲擒故纵。周月棠目光冷淡,心中冷冷嗤笑一声。

宁安在他胸上撞了一下,刚直起身,就听到校场边一声低喝。

“连沉,你怎么不躲?”

她转头,看到连沉捂着只流血的胳膊,手中的剑已被击飞到另一边。

来不及和周月棠道谢道别,她匆匆道:“侍郎交代的事情本宫已清楚,若是没事,侍郎就先回去吧。”

周月棠一怔,心里那点讥讽骤然消失。他甚至没明白发生何事,就被管事的引出了公主府。

另一头,宁安快步走到连沉身边,抓着他受伤的手臂看了眼,转头对武九道:“怎么回事,你们的剑不是没开刃吗?怎么会伤到人?”

武九看公主冷着脸,也有些害怕,低头回禀:“回殿下,的确没开刃,只是兵器多少有些薄度,刚才那剑是穿刺之招,本不会……不论如何,是属下失责,请殿下降罪!”

连沉赶紧拉了拉宁安的袖子:“不怪武九,是我没及时躲开……”

宁安转过身,恨铁不成钢地骂:“学了这么久,连个剑都握不住!”

连沉头越垂越低,下巴都快要抵在自己胸上了。宁安叹口气,转身道:“找大夫来,给他上药!”说罢便气呼呼的离开了校场。

在她身后,武九没等到惩罚,悄悄松了口气。又见少年一副颓丧气馁的样子,便起身拍了拍他肩膀以作安慰。武九收了剑走开,打算让连沉自己冷静一会。微风吹过,少年身形单薄,没人看到那张发丝垂盖的清俊脸庞上,一双黑眸狡黠,红唇上挑,分明在笑。

宁安那天离开校场后,就再没有去看过连沉练功。她琢磨着储君和宫变的事情,一时有些焦头烂额。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公主府里开始有传言,说连沉和一个给他送饭的小丫鬟纠缠不清,像是好上了。

延伸阅读

简快作文加盟  http://www.oguzkutluay.com/b2uq.shtml
简快时代教育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是中国教育学会中语会重点立项课题“新课程中小学‘简

迪家装饰装潢加盟  http://www.oguzkutluay.com/y9hc.shtml
上海迪家装饰设计有限公司,是一家集家居装饰、设计与施工、集成家居产品加工于一体的专职

玉缘阁加盟  http://www.oguzkutluay.com/gu3d.shtml
玉缘阁和田玉公司主体为玉缘阁和田玉石雕刻厂,重点经营核心和田水产籽儿玉,年均出产玉件

得世隆加盟  http://www.oguzkutluay.com/n704.shtml
大连得世隆泵业有限公司是生产和销售各种耐腐蚀泵的厂家.主要产品有:石油化工泵.标准化

芒果爱英语加盟  http://www.oguzkutluay.com/bmd8.shtml
芒果爱视频英语于2015年正式登陆中国市场,芒果爱视频英语由合作大学韩国顶级名校西江

厨滋味水晶焖锅加盟  http://www.oguzkutluay.com/67cp.shtml
厨滋味水晶焖锅是隶属于武汉厨滋味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驰名品牌。厨滋味水晶焖锅是

景坤御瓷加盟  http://www.oguzkutluay.com/469.shtml
景坤御瓷隶属于景德镇健坤瓷业有限公司旗下陶瓷加盟店全国连锁加盟品牌,景德镇千年窑火不

爱家都市果园加盟  http://www.oguzkutluay.com/dq9.shtml
经过艰辛的创业和发展,已形成多方面的竞争优势,我们倡导:“以人为本,共铸辉煌”的水果

卢记烧饼加盟  http://www.oguzkutluay.com/uev1.shtml
“卢记烧饼店”原名卢源顺烧饼店,早在清光绪十六年(1890),宝应城内鱼市口便开设了

暖暖加盟  http://www.oguzkutluay.com/ymj7.shtml
暖暖家纺总部是毛绒玩具、公仔、抱枕、坐垫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开心宝贝之战神归来在线阅读第4节

    “安其罗,后天就是你的生日了,怎么样?有想吃的东西吗?”带着安其罗走出医院,走在路上的立香微笑着对自己的孩子这么问道。即使她的孩子几乎不会给她回应,但是,对于立香来说,这却是她自己的坚持。抱着一点点的希望与幻想,立香希望安其罗能够在某一时间段或者某一天,产生自己的情绪。而不是如同人偶一样,每天坐在藏

  • [综剧]入我世界之第八章(8)

    茉莉:柚子你好慢啊,柚子:抱歉茉莉,去家里换衣服花了点时间。茉莉回好不容易出来约会,就别管那些死板的校规啦!柚子:芽衣...!现在就是逛街时间了...柚子拿着小熊说道这个好可爱啊,茉莉问柚子你喜欢这样的吗?柚子:嗯?我只是觉得芽衣应该会喜欢这个,茉莉野:是吗...然后抱着柚子...。柚子:茉莉别这样

  • 这人修仙靠气运在线阅读第一节

    夜半。窗外雷声阵阵,我睡得不好,不知道什么时候,身后突然贴上来一具温热的身体。有一种人,倘若让你爱若骨髓,哪怕只是听见他的呼吸声,你也能无比清晰的判断出,是他来了。他给我的怀抱是那样的熟悉,我依赖似的刚想要反抱住他,他贴在我耳畔说的话却刹那间让我透体冰凉:“莫清,你现在简直把自己搞得像个疯子一样。”

  • [江澄BG]金麟台下桃花仙在线阅读第二章

    上课点名的时候,黑子哲也被忽视了。发课本的时候,黑子哲也被忽视了。叫人起来回答问题的时候,黑子哲也被忽视了。收作业的时候,黑子哲也被忽视了。“呵呵,我突然觉得在这个时候存在感低也不是什么坏事。”不二眯着眼把手上的作业本放到来收作业的人手上,看着黑子把作业本放上去可是对方却没有发现,突然觉得到了新的学

  • 都市之神级奶僧在线阅读第10章

    (二)职场装修巧圈钱管理大师说过,当你有一个苹果,他有一个苹果,相互交换,大家还是各有一个苹果。你有一个思想,他有一个思想,相互交换,就可能有两种或以上的思想。凌语雪和李若兮夜跑了10公里,一路前进一路聊,一个大汗淋漓,一个挥汗如雨。职场上很少空穴来风,一个人知道一些消息,一个人听到些八卦,把两个人

  • 大秦第一剑客在线阅读第5章

    老太太看到儿子回来了,底气也足了,咬牙切齿的拿着棍子敲打地面,“建生,你今天要是不给我狠狠打击教训这个死丫头,以后就别认我这个妈!”许建生原本是要过几天才回来的,不过昨天有个村里去城里办事的老乡去他那边喝了杯水,顺便提了一下家里的情况。他从这老乡嘴里知道了小闺女小满病了,而闺女许南南在地里干活晕倒的

  • 赛尔号之神秘少女第六章在线阅读

    “61……62……63……64……”甲板上,木羽满头大汗的做着俯卧撑,而身上却坐着小萝莉汉库克,可谓是即痛苦又快乐。“80……啊,我不行了!”力竭的木羽趴在地上,不停喘着粗气。“木羽你没事吧?”汉库克急忙从木羽的背上跳了下来,关心的问道。“啊,没事,只是有点累,不过我还真是没用呢,才几十个就不行了。

  • 谢腾飞:从舞王到首富在线阅读虎逼吴昕

    张婷所说的网吧关门跟现在的情况不一样,现在只能说是暂停营业,而张婷的意思是彻底关门。她的意思我明白,网吧一关,什么矛盾都没有了,但面临两个问题。第一,这事跟王兴贵有关,张婷不开网吧,不代表王兴贵就会放过她,除非张婷离开这里,甚至于彻底消失。第二,我们已经跟周子明和乐天干上,并且后续也已经展开了行动,

  • 生命跃迁在线阅读第三章

    伊凡缓缓睁开双眼,剧烈咳嗽了几声,看了看周围单调的环境。“孩子,你终于醒了!”一个哭红了眼眶的女人趴在床边痛哭道。“我怎么了,啊...头好痛!”伊凡感到头上仿佛压着一块重石,身体一动眼前就有点发黑。“孩子,你前天晚餐后说不舒服,我去看你时你已经昏迷了,一直在发高烧,叫医生来他们都说没治了!我..我现

  • 九玄风云录之高考试炼【第七更】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自从那天晚上之后,林凡再也没有出现过,就好像从未出现过一般。不过纪嫣然知道,林凡这货一直都在。因为....她进不去自己的守护灵空间了!没错!她被林凡给限制进入了!.....转眼,又过了两个月的时间。这一日,整个星河四中都震动了。高考...就要到了!!高考,这对于每一个学生而言那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