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x0LZ6P qx0LZ6P
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悲运的巫女桔梗在线阅读第1章

作者:花弋 来源:飞卢小说网

孟河从山上下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

灯火在不远处闪烁,夜开始了热闹。孟河站在灯光照耀不到的夜色中,看着从脚下隐隐约约伸向灯市的路,思索着何时将这一步踏出去,走上回家的路。

风带着些许湿气吹过,孟河感到一阵阴冷。这感觉就如同从梦中惊醒般让人精神兴奋。头脑很快清醒。

孟河走上了回家的路。

这是一个让人惊奇又费解的谜题,如同一种特殊的宠爱,让人不那么容易接受,但却能温柔而精准地触碰到他心底的最深处。

“只是一个梦而已,我不能因此而长时间的把他们留在家里。若只是父亲还好,我无论如何都不应该离开母亲这么长时间。”孟河在心里对自己说。自从他开始做梦之后,每天晚饭过后孟河都会上山走一圈,努力回想自己昨晚做的梦。回想梦中老人所说过的话,回想梦中的景色。梦里的一草一木似乎都隐藏着极大秘密,或者说是一个极大的陷阱,每回想一次,就如同在一个甜蜜的圈套里走了一遭。到最后,欲罢不能。

孟河走进了灯市,各色各样的灯笼挂在路边,摇曳在晚风中,尽可能地吸引着路人的视线,惹得孩童高声尖叫。孟河在想自己还是孩子的时候是否也像他们一样可以对着一个灯笼大声地欢笑?如果我屁股下面坐着一个人的肩膀或者整个身体被一个人抱在怀里,那么这个人听到我的大声欢笑,是面露微笑还是不厌其烦?这些都不得而知。不光是这些,包括不存在于他记忆中的所有关乎美好的东西,他现在都不得而知。他也不可能去问他的父母,那怕他们能像以前那样自由地与人交流,他也不可能去问这么孩子气的问题。这是一个少年的自觉。

灯市不大,孟河很快便穿过灯市。现在眼前有两条路。两条路都可以让他走过喧闹回到家。只是其中一条相对要近一点。孟河当然是要走近路回家,他还要回去给母亲煎药,把父亲从门口的椅子搬回床上去,然后再给母亲服药。待母亲带着病容睡下之后,才是属于他自己的时间。他会在夜里做他真正感兴趣的事,把自己交给自己。

相比于灯市的光艳通明,这条路让孟河觉得更加真实。这才是生活应该有的样子,既没有漆黑一片,也没有金光璀璨,刚好让人可以通行,而记不住它任何特征。

孟河的家就在这条路的拐角处。孟河在这个镇上除了自己的父母,还有三个人能算得上是亲人,那便是英奶奶和她的两个儿子。英奶奶是孟河爷爷的嫂子。所以,父母卧床之后,孟河便全靠英奶奶一家照料才得以继续生活。

孟河刚转过墙角便与一个人迎面撞上,吓了一跳。抬起头来才发现来人是他大叔,也就是英奶奶的大儿子。

孟河行礼道:“大叔。”

“哦,我正要去找你,你快与我回家。”大叔拉着孟河的手转身就走。走了没两步,大叔停下来对着孟河,张了张嘴一时却发不出声来。

“大叔,什么事?”孟河问。

“你父母过世了。”大叔说完注视着孟河,神情有些紧张。

“我父亲过世了?”孟河问。

“不,是你的父母过世了。”大叔像下定决心似的一字一句地说道。

孟河后退两步,靠在墙上,双手抱头,慢慢地蹲了下去。过了一会儿,终于哭出了声来。

映入脑海的是孟河晚饭后出门时母亲的笑容,长年劳累所留下的深深的皱纹布满因病而消瘦的脸庞。那是疲惫的笑容,因病而疲惫,因生活而疲惫,但那至少是活生生的笑容,是确确实实地从她心底所发出的面部表情。这是母亲留给孟河的印象。当然,这个笑容的意义是孟河和他母亲都始料未及的。

等他站起来的时候,大叔已经不在面前了。我也得赶紧回去。孟河对自己说。

在回去的路上,孟河感到沉重的自责。如果我晚饭后不出门,不去上山转一圈,不去思考那狗屁都不是梦,或许母亲就不会死。就算她大限已至,至少她会给自己留下更多的东西,而绝不会只是一个疲惫的笑容;如果我不是这么平庸无能,身无长物,母亲或许就不会病得这么厉害,这么痛苦,留下的就不会是一个病态的笑容;如果没有那个三番五次出现的梦境,我就能多有一些时间陪在母亲身边。如果……

太多的如果在孟河脑海中浮现,每一种“如果”的结局都比现在好上太多。什么能糟过双亲悄然而逝,从此天人两隔呢。

孟河走到家的时候,家里已经来了十多个人。都是英奶奶请来帮忙打理父母身后事的。英奶奶还派了人去观里请道士来为父母做法事。这些都井井有条地进行着,孟河插不上手。

母亲和父亲平躺在堂上的门板上,都已换上了寿衣,那是母亲几年前就备下的。孟河依稀记得母亲当时将寿衣放进箱底时那慌张的神情,像是在收藏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一般。

孟河站在堂前,看着母亲身上整洁的衣服,那上面的花纹昏昏暗暗的,但他还是看得目不转睛,因为他不敢去看母亲的脸。

不知道看了多久,孟河才发现自己跪在了地上,脸上湿漉漉的。环顾四周,堂上已经多了几个道士。请来的道士说根据父母的生辰八字后天是吉日可以下葬。

接下来的几个日夜孟河一直跪在灵堂前,思绪混乱,就像梦一样。孟河想,两人在同一天生病,然后一病不起,然后同时去世。是不是等葬礼完了,这场梦就可以醒了?那这场梦的意义何在?教导我要孝敬父母还是仅仅想让我尝尝痛失双亲的滋味?就算是现在,孟河想起他的父亲,也仍然是满腔怒火。无论他如何细想他生前的事迹,都找不到一丁半点儿父亲所应有的样子。除了称呼不同,孟河与他父亲就像陌生人一样。至少在孟河心里是这样觉得的。他们没有任何交流。父亲没有教过他为人处世的道理,没有听过他孩童的心事,没有任由过他孩童的天真,也没有给过他任何的温暖。他欺骗母亲,欺骗自己。戏弄母亲的感情,玩弄自己作为一个孩子对父亲的渴望。

孟河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他想到了母亲,一辈子都在苦痛中度过的女人。

当做法事的道士念到“目连救母”的时候,孟河在心里想:“母亲,我要如何才能救你……”

安排好父母入棺之后,英奶奶便回去了。大叔和二叔则还在忙着准备后天下葬的事宜。子时过后,夜又静了下来。道士有条不紊地布置着道坛,所有的动作都那么熟练,仿佛做过了千百遍一般。当超度的经文从几个鬓发斑白的道士嘴里传出的时候,狭小的灵堂里就只剩下了孟河一个人。孟河跪在堂前,手握一柱供香,腰挺得笔直,眼睛圆圆地睁着,盯着母亲的灵牌陷入了沉思。

孟河突然想到“命由天定”。是不是我所经历的一切早就被安排好了?先让我饱受挫折,再让我孤苦无依。我不为自己的命途忧心,从此我已了无牵挂,前途再多风雨,我只需砥砺前行,不用再去为了谁的称心如意而改变——虽然自己从没能母亲称心如意过——只是面对躺在堂上的母亲,我恨天不公。

一阵狂风卷进堂来,吹得架着棺材的木凳吱吱作响,棺材轻轻的晃了几晃,然后櫈腿一歪,棺材竟滑下了櫈来。

孟河用背将棺材托起,棺材突然停住,盖子却又松动了,已向外滑出了两三寸。孟河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倒伸出一只手将棺材盖拖住,然后一点一点的将盖子推了回去。

大声呼喊一旁的道士换了一条木凳之后,孟河又重新跪在了堂上,看着黑黑的棺材陷入了沉思。

第三天,丑时一刻,道士手握法器将放在棺材前面的鸡蛋打破,随即大吼一声“起!”,帮忙抬棺材的人应了一声“来哦!”。孟河的父母便被人抬了出去,停放在门口,待天空微微发亮,行人能看得见脚下的路之后,两口棺材才被众人抬着上山下葬。

上山的时候,孟河手持招魂幡走在队伍的最前面,若遇到崎岖难行的路段,英奶奶便让孟河跪在路旁,挥动手中的招魂幡,大声地喊着“母亲!”。声泪俱下。这一跪,有两个作用。第一,招引父母的魂魄,不让他们迷路;第二,让帮忙抬棺材的人看到孝子的可怜之处,他们才会齐心协力地让棺材顺利地到达下葬的地方。

午后,父母安葬完毕,孟河随着众人一起回家。英奶奶已经提前回来安排人做好了饭菜,吃饭的时候,孟河在大叔的带领下一桌一桌地叩头,感谢大家的帮扶,众人照例说一些“节哀顺变”的话,饭后便散去。

傍晚时分,大叔和二叔带着孟河来到父母坟前,烧了一堆大火,大叔在火前对孟河说着父母的生平。这是他们这个地方的习俗,在坟前作人生总结。

天完全黑了下来,四野蛙鸣不断,天上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孟河拿着火把走在大叔的前面,一步一步地往家里走,离母亲越来越远,直到连火光都看不见。

火在孟河父母坟前越燃越小,幽黑的山野起了风,风在火的周围盘旋,本已柴尽将熄的火堆竟有了复燃之势。风越吹越急,火越燃越旺,很快火苗已高过坟头,在两所坟之间游荡。突然,火苗分作两支,直指坟头之上漆黑的天空,越升越高,婉若游龙。苗头遁入黑暗的一刹那,白光一闪,四野清静,蛙声戛然而止。两点白光逆着火苗而下,红红的火柱变成了两条白练,融进了坟头。坟上的泥土丝毫没有松动的迹象,坟安然矗立着。白练往回收缩,离开了坟头,尾端各自缠着一口棺材,遁入天际。

火堆完全熄灭,风也停了,火龙、白练皆已消失不见,蛙声又起。

孟河与大叔二叔回到家中,在英奶奶的房里说了一会儿话,便回房休息了。他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合眼,身体极度疲惫,思绪乱作一团,已经没有任何思考问题的精力。躺在床上的孟河什么都没想,可翻来覆去地怎么都睡不着。他此刻迫切地希望入睡,然后做一个梦,看看梦中老人又会给他带来怎样甜蜜的疑惑。

其实,若是孟河能亲眼看见父母坟头所发生的那一幕,他就会发现那两条百炼就是梦中老人的那两撇胡须。

延伸阅读

自然堂护肤品加盟  http://www.jeweldzire.com/n9mf.shtml
自然堂护肤品经销批发的面膜、爽肤水、乳液、眼霜、洗面奶、面霜、精华液、香水、粉底、隔

九州方园加盟  http://www.jeweldzire.com/u36v.shtml
九州方园加盟简介九州方园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11月30日,于2015年

武汉心智通潜能培训加盟  http://www.jeweldzire.com/gqyo.shtml
心智通湖北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引进国内外右脑开发导师七田真的七步训练技术,美国荷西.西瓦

宅客家饰加盟  http://www.jeweldzire.com/a13.shtml
家居饰品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宅客家饰,顾名思义,这是一个专注于家居饰品的品牌。在多年

从衣开始加盟  http://www.jeweldzire.com/d9jl.shtml
公司以远程智能管理控制为主要商业流通体系、以准确快捷物流支持和完善细致的全程服务为保

乐邦尼童车加盟  http://www.jeweldzire.com/pfb.shtml
乐邦尼童车是市场公认的快速反应部队,快速反应市场形势,快速反应顾客心声,快速抢占成功

弘都酒店加盟  http://www.jeweldzire.com/bwgc.shtml
弘都酒店是由弘都投资公司投资兴建、按四星级标准设计装修的大型精品商务酒店。位于深圳市

疯狂博士玩转科学加盟  http://www.jeweldzire.com/ysqn.shtml
疯狂博士--玩转科学:这门课程它主要是针对幼儿园和小学的(3-12岁)主要是研究是一

贵族加盟  http://www.jeweldzire.com/d6w2.shtml
贵族渔具总部是鱼竿、鱼线、渔轮、鱼漂、钓鱼配件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

伊贝姿产后修复加盟  http://www.jeweldzire.com/6id5.shtml
贝姿母婴产后修复加盟长沙伊贝姿母婴护理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于产后母婴护理的机构,成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岳冢第3章在线阅读

    学校门前,楚枫吸引了全部的目光。因为是大学校门口,不少土豪都来接女朋友放学,可以说是豪车聚集地。同样的,想在大学门前停车也成为一件难事儿,楚枫运气很好,旁边一百米处就有一个空缺的车位。也是唯一的车位!一辆兰博基尼大牛和两辆路虎揽胜都盯上了这个车位。大牛车主透过后视镜,发现跟在身后的楚枫,不由得撇了撇

  • 雄兵连新的圣战在线阅读第6节

    第二天,当叶伏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一点,因为灯没开,窗帘也拉上了,阳光根本照不进来,房间里一片黑暗,让人迷失正确的时间感。当传来舍友之一的刑棠的敲门响起时,叶伏才被吵醒,好在是周日,没有课上,不然要被记一次旷课了,江都学院虽然只是二本院校,但对旷课的处罚却异常地重。如今的叶伏虽然降临到了地球上,但

  • LOL之传奇中单第六章

    那是,一个海上的噩梦,一个刀光剑影中永远都只会存活下来的鬼魂。曾经有幸从噩梦中苟延残喘活下来的人不停的在伟大航路上传播着他曾经看到的景象:那个狞笑着的女人不断的收割着同伴的头颅,她似乎毫无感觉,双手只会机械性的绞断别人的脖子,连疲惫都不会,只会在鲜血溅到脸上的时候,从怪物般尖锐的齿缝中吐出雾般的喘息

  • 都市全能高人在线阅读第八章

    所有不安,是片荒原,生于你心田,死于我期盼。——《一往深情》……防弹少年团成员田征国因为心情不好去汉江边散心,还贴心的和每一位偶遇的粉丝拍照合影,这件事很快就上了**新闻。简单窝在图书馆一角,用手机翻看着最下方的评论。【啊啊啊!JungKook昨天居然去了汉江!明明我也在汉江啊,为什么没看见?】【弘

  • 烈火寒冰录第四章

    穆珏悄悄对她眨了下眼睛,云茶不为所动。她本想装死含混过关,但奈何穆珏指的太明确了,想躲都躲不掉。无奈之下,云茶只得踏出,手臂自然而然地端起来,眼神开始变得悠远。穆珏暗自给她比了个大拇指,云茶回以怒瞪。张胖子在看到云茶的一瞬间嗤笑出声,道:“这么个小娘子能会什么……”云茶扫了他一眼,开口道:“你可觉近

  • 天真确实有邪剑主天赋

    平原上,一只只卡巴内耷拉着手,漫无目的的行走着。忽然,一股鲜血的清香从远处飘荡过来,它们如同鬣狗闻见肉香般,循着血味走进一片茂密的森林中。一个低洼内,鲜红色的血液沉积在里面,卡巴内赤红着眼,争先恐后的向血液跑去。这时一片寒芒撒落,总共九只卡巴内被易尘瞬息间斩破心脏。易尘将剑上的血液甩落,环视周围,只

  • 大明佛在线阅读第5节

    “你拿什么让我等你?”罗夕颜贝齿轻启,“又凭什么让我等!”“走过红尘陌上,品过浮世清欢,才知道,人生不过戏梦一场。官场沉浮,人情冷暖,你看的不比我清晰,遇到你,我也只是想用以后的时光,与你从容度日,和你看尽一草一木、一瓦一檐,世间百态。”“你才多大!”罗夕颜嘴角一扬,笑道“怎么如遗世老翁一般!我可是

  • 满级大佬砍号去种田之怪异的小孩(2)

    浮生从宇宙洪流的眩晕中清醒过来,他能够感知到来自四面八方的温暖和在身边的另一个活物的微微颤动。他重新回到母体,开始新的人生,这就是阎罗飞灰湮灭前所说的改变吗?重新活过,改变什么才是阎罗所说的改变,是阎罗带给他新的生命,这就是欠下的债。浮生却不知,在阎罗的眼泪落入他口中时,一切已经改变,情感的种子已然

  • 落日余晖说再见之穿越

    第一章穿越张开双眼,叶青发现自己身边什麽也未有。她最後的记忆是那个她最爱的人把她推下楼梯,自己名义上的妹妹就在一边冷眼旁观甚至幸灾乐祸。叶青环顾四周就只有一片黑暗,这里就是我最後的归宿,从诞生到死去她得到的永远就只有这一片黑暗,她讽刺的想。叶青慢慢闭上眼睛,期待着自己与黑暗融合,永远的消失。但就在这

  • 老子是强盗之第七章

    中考刚考完,唐瑜顿时轻松了许多。签证也办好了,学校那边的申请也通过了。美国那边通知他九月份过去上学,算上提前过去整理东西,他还有将近两个月的时间在国内。每天的宅家生活还是有些枯燥的,周铭伟他们不是去补习就是要帮家里忙,许久没有和他们约着碰面了。唐瑜无聊的翻着手机上的漫画软件,这是他现在唯一的兴趣了。